• 2007-01-23

    腊梅及其他

     

    好大一棵树。腊梅树。

    如此巨大的树恐怕是有百岁年龄的,可贵的是人家还开着绚烂的花,壮观极了。

    我们在腊梅树前合影,虽然雨还淅沥不止,这时的雨成了许仙遇见白娘子时的雨——“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恰到好处。

    其实小区里的腊梅已经开花,半残了,脏兮兮的,如黯淡的黄色气泡,哪里有这棵盛开的大树仪态万方。在我的私心里,我是希望腊梅向樱花借点基因的,不仅要耐冷,不仅要有幽香,还要有那种英雄主义气概——在最盛的时分毅然而然地凋谢,生的固然伟大,死的更要光荣。无论是美人还是英雄,都别迟暮。

     

    已经是四点多,雨水还在把西湖砸出无数麻子,我们举着伞爬上西泠印社的石台。途经“楼外楼”的一侧,肉香扑鼻,忽地看见那寂寞雅致的宝塔,更觉对比鲜明。我指着“西泠印社”四个篆字问宝贝,宝贝想都没想,脱口而出:“蜀山传奇”。绝倒。再一想,当时那感觉,的确很奇幻。

     

    南屏晚钟。徐小凤、费玉清和蔡琴都款款地唱过。孤陋寡闻,莫不是台湾也有个南屏山什么的?那个庙由和尚亲自管理,售票处里的收银员穿着土黄色袈裟戴着无框眼镜,好看。看管“南屏钟”的是个胖大和尚,慈眉善目的,收了我们的钞票,我们来撞钟。

    钟不错。余韵悠长。一下一下慢慢撞,尘念四散。

     

    导游带着他的团员站在“花港观鱼”碑铭前。导游巧舌如簧地指点着:把这个“鱼”字摸三下,赶紧把手收回衣兜里,这样就“连年有鱼”。而如果把“花”字摸摸呢,哈哈,桃花运啊——康熙的御笔哦,灵的。我们没摸鱼也没摸花,十块钱的鱼食喂了两池子鱼,拍拍手走开了。

    兜兜转转,逐渐到了没人的地方,发现我们迷了路。真的没人,树枝上满缀着水珠,象开着水晶花朵,还有长了青苔的石桥,松鼠和长尾鸟。迷路的感觉有时候也很好。

    分享到:

    评论

  • 神奇了,我刚去上天竺吃了斋,就有人逛西湖了
  • 只记得武大的樱花美不胜收。。。



    来了几天你都只是“逛”,还以为你隐起来了,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