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1-24

    苏小小VS武松

     

    青山处处埋忠骨?未见得。忠骨常被埋在青山旁绿水边,这倒是真的。

    杭州历史悠久,所以埋了太多的名人,现在号称有136个,随着挖掘考古、加上不断挤进来的古今二流名人,恐怕要有个团的编制才容得下。真名人值得葬在西湖边,岳飞以今日的标准衡量,有点民族主义色彩,但是人家“尽忠报国”,爱国主义总没错,于是“还我河山”,座拥湖边最大的庙,没谁有意见。

    至于鲁迅庆祝过的倒了的雷峰塔又巍峨地重新立起来,那就很要让妇女同志们琢磨一下了。杭州有英雄气——也许短一点,儿女情那是长的。几年前评“西湖佳人”,西施、白娘子、祝英台、李清照、李慧娘、苏小小榜上有名,还有与苏东坡市长有关的二位:王朝云和琴操。前者本是著名歌舞演员,当了东坡的妾,患难相随。东坡难忘结发妻子、由着续弦夫人、宠着新小老婆,朝云不嫉妒,她发明的东坡肉显然是不用醋的,真真是男人的梦想、好二奶的典型。那个琴操,本来也是个才女艺妓,后来被东坡点化,削发为尼,也不知道这结果是不是东坡本意。

    既然湖边这么多的英雄和美女,如果不发生点关系,简直对不起老百姓。西泠桥畔,重修了武松墓,贯着“宋义士”的“抬头”。武松晚年出家,“纵有千年铁门槛,终需一个土馒头”,这个顶着青草的水泥馒头不够大,埋武大还差不多,意思意思而已。惟恐天下不乱,出家了的英雄的比邻、不过一二十米的样子,那是苏小小墓。苏小小一说是晋代人,一说是南北朝人,总之是个有才华的并且可以接近的漂亮美眉。过去叫人家“妓女”,严重不妥,一是政治不正确,按照现在的说法应是“性工作者”;二者人家不太零卖,乃是高级交际花,兼文学女青年,有特色的。小小支援书生去赶考,书生高中而归,美人染病亡故,于是千秋佳话,乾隆爷都过问了,在小小墓上盖了“慕才亭”。墓而有亭,那个规格可比武松高多了。

    我们三番两次走过西泠桥,发现武松墓是冷冷清清,几乎没人注意,而小小那里人气真旺。宝贝说:“职业特点啊,有气场的。”我过去听闻,“慕才”被创造性地解释为“慕财”,大家都去亭子里扔硬币,所以人多。不过,据我实地考察,大家在亭子里也不凭吊、也不扔钱,多半是傻傻地站着,翘首以待的样子——明白了,这个地标性建筑一定被很多旅行团当作集合地点,况且在霏霏烟雨里,这里还有避雨的功能。

    我担心的是,小小墓在前,而武松墓在后。固然老百姓有番美意,可是那武松杀了潘金莲,据说有“厌女症”的,有这么个艳帜高张的美女邻居,是手痒痒去找匕首,还是压下怒火捻动佛珠,真考验英雄啊。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to bus, 这个"我们"是谁啊? 说, 是不是我弟弟干的?
  • malingcat,我们将您的观点推荐至万象频道,您可点击pindao.blogbus.com查看,BlogBus感谢您对频道的支持!
  • 此文甚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