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1-25

    孬种

     

    马太福音第十三章说:“有一个撒种的出去撒种。撒的时候,有落在路旁的,飞鸟来吃尽了。有落在土浅石头地上的。土既不深,发苗最快。日头出来一晒,因为没有根,就枯干了。有落在荆棘里的。荆棘长起来,把它挤住了。又有落在好土里的,就结实,有一百倍的,有六十倍的,有三十倍的。”

    此处的神学解释很复杂,不提了。我是在看《赭城》的时候,突然想起这个著名譬喻的。在某种意义上,我和它的作者是年龄相仿的同龄人,碰巧的是,我们的名字也曾一同出现在某套丛书里、某份报纸上;不仅如此,我们都是在森严的高考体制下保送入学;甚至后来的选择也大体类似,走上了学院派这条路。当时的那一批人里,选择学问之路的不多,其实少年而有虚浮的名气不算好事吧,就象落在土浅石头地上的种子,发苗虽快,干枯得也快。每念及此,我总是很庆幸自己的选择。

    不过,我和她还是不同。我怀疑自己是落在了荆棘里,而她去国离乡,落到了最好的好土里……呵呵,还是别泛酸了,老实承认吧,即便土壤类似,还有好种子和中不溜的种子以及差劲种子的区别呢,我是那结实三十倍的,她是一百倍的——好象还不止。

    我们这批种子也许基因类似,饶是披上学术的外壳,里面那个胚芽还是文学的。所以看她评金瓶梅、编萨福、写这样的文化游记,在尽量克制的文笔下时而诗性一闪,不觉要会心微笑了。的确,有的东西,是年龄相若、经历相似、品位相当的人才能懂得的。如果不着急,她会比现在做得更好,我知道。

    可是啊可是,人家好歹一直在文学里浸淫着,写这些半研究性质的东西不算不务正业,我可是移植了好几次了,目前落脚的这片土壤使我的文学“才华”只能凑合着写饽饽了。

    合上书,酸叽叽地念道:

    无可奈何花落去

    似曾相识燕归来

    小园香径独徘徊

    ——不对,该是:冷书房里独徘徊。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恭喜发财 2009-01-25

    评论

  • 在我眼里你比她强
  • 偶然邂逅,别有洞天.
  • 小世界上海译文又出了,想必你会有感触,想听你讲讲。。。。

    田晓菲本来就有诗名,后来嫁了宇文所安这个强人,最好的好土啊。。。。
  • 呵呵,没暖气的书房里确实冷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