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1-27

    我在美丽的日本

    如果我在有民族主义情绪的网坛上亮出川端康成的这个标题,招来的板砖定然要以吨计,可能还有好事者要拎起我的耳朵警告我:“勿忘历史”。

    说起来有趣,南开是被日本炸成平地的,在我读书的时代里,每到那个校耻日,当时的照片是要在新开湖边摆出来展览的。而同时,新开湖的另一侧,有一个很有名气的日本研究中心。在我考博士的时候,老师发错了卷子,我答的是日本中心的三道考题,至今记得其中的两道题目的大概,一是比较日本与英国,作为海岛国家在发展资本主义时的异同;二是比较中国与日本,在19世纪中叶被强行打开国门后的不同选择。我很自豪的是,我的卷子在日本中心得了高分,虽然日本研究并非我要报考的专业。在这里我想证明:我不仅“没忘历史”,甚至对历史还有些小研究。

    其实我也不敢忘了历史,因为除了“国仇”还有“家恨”。姥爷年轻时去过日本游学,这不妨碍他在伪满洲国期间宣传抗日,因此进了日本宪兵队的大牢。还算富裕的家庭倾其所有赎出这个长房长孙,但是姥爷从此留下病根。建国初期,他当过数次全国劳模,主席接见的照片和五一勋章是家里的骄傲,即便在这样的顺境里,姥爷还是很早就病故了,姥姥一直痛恨“辣椒水儿”,并把帐算在“小日本儿”头上。

    可是,这些都不妨碍我喜爱日本文学、日本艺术还有日本料理。松尾芭蕉、小林一茶、喜多川歌磨、川端康成、东山魁夷,丰子恺翻译的《源氏物语》、周作人翻译的《枕草子》,庭园、茶道、花艺、陶器、寿司,多少好东西。我所“在”的这个日本,远离政治、历史和相互的“妖魔化”,充满审美的愉悦,的确是非常美丽的。

    看林文月的《京都一年》,装祯排版和图片都很精致,虽然没见过她翻译的日本古典名著,但是看她笔下的文字,娴雅、温润、素淡、平和有节制,还有几次三番地写自己的“落泪”,气质真是相合。

    每当中日关系敏感的时候,我总是不自觉地想起小林一茶那“护生”的著名俳句:

    《苍蝇》

    不要打

    看苍蝇

    在搓它的手、搓它的脚呐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文学不应该有国界,艺术也是.

    历史只是痕迹罢了.

    这是我个人看法而已. :)
  • 我也迷日本文化
  • 我在美丽的天津问你和IVON:咋还不来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