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1-28

    剑法

     

    在电影《美丽的心灵》里,普林斯顿教授俱乐部的成员们自发地、鱼贯地在爱因斯坦面前放下自己的钢笔,而多年后,同样的情形又在纳什身上重现。学者手中的笔,如同骑士手里的剑吧,这个仪式化的甘拜下风的举动,体现的是对优胜者由衷的折服,而发生在同行对同行之间,更是难得。我以为,这两个小高潮胜过了电影里表现诺贝尔颁奖礼的大场面。

    文人相轻,也许只有李白那样天真烂漫的人才会直书“眼前有景道不得,崔灏题诗在上头”。比之科学家们,文人们的苛刻和傲慢都是要升级的。目前,国内流行给导师祝寿、出纪念文集云云,但是同行间的“心悦诚服”实在不多。连季老这样的人物,纵是请辞三顶桂冠,还是被李敖指为“很弱很弱的教授”,可见这个“有口皆碑”之难。

    我的感慨是由老师的新著《历史学家的修养和技艺》引发的。在书店里乍看此书的标题,还以为是马克·布洛赫的《历史学家的技艺》出了新版本,扫见作者名字,恍然明白其中的堂奥,颇有微斯人方有斯书之感。

    老师属于那种越来越罕见的学者,对学问绝对是“眼睛里不容沙子”,多少弟子在他面前战战兢兢,但是受过他的调教之后,眼见着硬是不同。拿到此书,我习惯性地去看书中的注释,的确是本门风范,每页页下注,每页单独编号,无比详细,信手标举第46页上的一例:

    参见劳伦斯·斯通:“叙事的复兴:对一种新的旧史学的思考”(Lawrence Stone, “The Revival of Narrative: Reflections on a New Old History”),《过去与现在》(Past and Present),第85卷(197911月),第3-24页。(http://links.jstor.org

    这里的“(197911月)”和“(http://links.jstor.org)”是吾辈十之八九要忽略不计的,但是,这何尝不是“历史学家的修养和技艺”。

    此书不是一般的史学理论著作,而是老师为研究生亲撰的入门书,深入浅出、条分缕析。在我读博的时候,记得这门课叫“史学理论与方法”,当时没有教材,也没有现在这种录音笔,老师每次娓娓道来,大家如获至宝、埋头狂记。看我们记得辛苦,老师曾许愿说一定要把讲义变成教材——那是九年前的事情了,由此看,此书不愧是十年一剑琢磨出来的。我相信此书势必成为史学界通行的教材,这套剑法传出来,山鸣谷应,功德无量。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圣人的昏事 2010-01-28
    兔子,安息 2009-01-28
    冷眼旁观 2008-01-28

    评论

  • to deg: 如果论辈分, 我可是占便宜. 我应该是张友伦先生的关门弟子吧. 你呢?
  • 你也是李老师的学生么?那不知道怎么称呼
  • 剑法谨严,必出名家。女侠也不错嘛!
  • 就算是你的亲弟弟,也越来越不敢在你这里乱说话了,怕人家笑话呀。
  • to 宠儿: 邂逅?
  • 李老师曾经给我们做过讲座,我们班有个同学后来考了他的研究生。
  • 邂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