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1-29

    渡口

     

    中午吃请,在海湾大厦30层的会所。外白渡桥就在右下方,对面是直挺挺的东方明珠,我如果把眼神聚焦,还看得见海鸥的点点白色。这景致应该和那著名的“美洲会”相仿佛,而后者是要20多万买个吃饭资格的。我心窃喜:这回赚了。

    晒好了太阳吃好了饭,下午去慕名已久的“渡口书店”。上海的风情小巷,离我都太过遥远,而距离产生美,一旦陷进去就不太能自拔,所以我很少给自己陷进去的机会。这次是例外了。

    渡口很小,白白净净的。即便是渡口,也不是十六铺那样人声鼎沸九流三教的。店主对店名有自己的解释,我却总是想起“慈航普渡”,书后面该藏着条去远方的船。M的密制咖啡不错,特色的水果茶更对味,还有那些偏软的书——除了一本让我不得不正襟危坐的托克维尔,其他的都是可以在枕席之上消磨的东西。最后结帐,500多块。恩,前天在近处小店也买了500块钱的书,那些都是硬的。这些书够我寒假看了。

    想岁数这东西终有一个好,就是岁数越大买书的钱应该越多吧。我比较缺钱的时代,就住在北京“三味书屋”的旁边,每天看着新书好书而囊中羞涩,那才叫折磨。不过,当时的确花了不少钱在三味楼上的茶室,红铜的小水壶,几样蜜饯,燃着个煤炉,添着烟火气,至今记得。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自我折磨 2008-01-29

    评论

  • 三味书屋还在。有时间去看看。
  • 恩哪,家中书也快放不下了。。。。姐姐该看看陈建铭新译的《嗜书瘾君子》,说不定也有瘾君子的症状了。
  • 写的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