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1-30

    张老师

     

    每次想起我的中学语老师,总是要扼腕长叹的:可惜了。

    老师姓张,男的,一笔有棱有角的好粉笔字,从上向下、从左向右地写,古风盎然。长年穿着旧不叽一身灰色中山装,特别的整洁,他爱把手袖在袖管里,年纪不大扮着冬烘的样子。老师既是我们的语老师,又是我们的班主任,而他最招我们喜欢的身份,乃是“教导主任的死敌”。他右嘴角会微微地向上一挑,挑出一个嘲弄的笑,再用那样的笑对着歇斯底里的教导主任,身后是我们全班,太过瘾了。

    当然他也训人,有一次训我们来了精神,放学了还在口若悬河。要说这个也是他的绝招之一,三四个小时没有一句不文明的话、没有一个雷同的句子,却足以让全体学生悲愤交集羞愧难当。大概是好心的年级长同情我们,干脆让校工拉了电闸。而老师镇定自若,派了班长出去买蜡烛,烛光点点中继续训话。到结束的时候已经九点,他安排每个男同学送一位女生回家。送我的是谁来着?事后我们都感慨,为什么这样的“活动”只搞了一次?

    叛逆的老师在我们毕业后,被套上了“嚼子”,说来可悲,领导安排他当新一届教导主任。那一年的夏令营地点选在太阳岛上,作为教导主任的他向全体营员宣布“不得下水游泳”,而活动结束后他却没了踪影。最后从江底打捞上来他的遗体——他穿着泳裤。

    老师是卷入旋涡淹死的,没有活到40岁。

    因为公然违背自己的“教导主任”身份,学校没有为他开追悼会。但是我们全体学生悼念他。每念及他,我印象中总是这样一个场面:老师悄悄离开循规蹈矩的队伍,自己走到浓荫匝地的水边,他右嘴角微微地向上一挑,扬起手臂、起跳。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很有个性的老师,和我的经历似乎有点儿相仿,我高中时代的年级主任也是讨厌至极,只可惜为什么这么有个性的人英年早逝。
  • malingcat,我们将您的日志推荐至五味频道,您可点击pindao.blogbus.com查看,BlogBus感谢您的支持!
  • 献一束花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