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1-31

    搬书

     

    终于获得了自己的办公室。虽然复印机、传真机、打印机和保险箱依然在这里驻扎,看起来还是一间正规办公室的模样,但好歹是“一间自己的屋子”了,额手称庆。

    第一步考虑的就是搬书,把家里的一部分闲书搬到办公室去。四大箱子书已经在阳台上盘踞了半年之久,现在可以清空了。还有就是书房里那顶天立地的大书柜,已经到了多一本书都插不进去的程度,现在也终于可以松动一下了。

    我兴兴头头地收拾着,那些并非现在所从事的专业的专业书,曾为我的知识分子生涯做出过贡献,不好完全抛弃,飞鸟尽,良弓藏,藏起来的藏。还有那些买来闲翻的,必定会扔的,可是现在还不想扔,也整齐地码好,预备在某一个闲极无聊的午后抽出来亲近一下,然后就可以转嫁他人了。收拾完毕,最后是四大箱九小箱外加若干捆,我打了搬家公司的电话。

    呼啦啦上来四个工人,审视了一下我的小书山,疑惑地问:“就这些?”我答“就这些”。其中一个说:“前两天我们给复旦的一个老师搬,人家那书……”看来,我这些书在他们眼里还是“少”了。

    对于常年搬场的他们来说,按“车”收钱,而我这“车”显然是轻轻松松的小CASE,他们高兴,唱着搬。到了搬上四楼的那个步骤,司机兼小组长拿出结实的布带,把三个大箱子捆到一起,指派其中的一个小伙子“上”。我忍不住要抱不平,“那是书啊,很重的”。小组长很自豪地向我解释:“我们公司守着高校,搬书搬得不要太多啊。你是读书的,他是搬书的,各有专业。”这个小伙子果然专业,健步如飞地背着我那三大箱书上了楼。

    小组长有所不知,换个角度看,我这个读书的何尝不是搬书的苦力?把思想和文字从甲处搬到乙处,把经验生活上升到形而上高度,再把抽象理论下降到纷繁的现象之中。我琢磨着,我如果把这两天看的诺齐克、阿伦特和罗蒂打个包,估计也和那小伙子的工作量相仿佛。且慢,他搬那三个箱子用了五分钟,我搬这三个,搞不好可是要花几年功夫的。

    还是不同。术语说,缺乏可比性。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红磡金曲 2010-01-31

    评论

  • 您是搬脑子里,多难呀!

    我什么时候也能象您一样读那么多书就好啦!
  • 呵呵,真是有智慧的人
  • 被书压死啊? 还不如争口气, 把书压死. 呵呵.
  • 姐姐真幽默。。。尤其是把诺齐克、阿伦特和罗蒂打包的这段,看得津津有味。。。

    想起25号回家的时候,

    唯一的一个书箱,

    我和父亲两个人抽掉一半的书,

    两个人抬还晃晃悠悠勉勉强强下了三楼,

    中间外加休息一趟和多个人抬。

    这只是我一个学期买的书的一部分阿,

    我开始想像有一天被书压死,

    这是最藤原的死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