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2-10

    回家

    校园清静得可怕,那几只流浪猫公然在大路上卧着,占山为王的感觉。学院里平时进出的门封了,封门的警卫看着我从一个狗窦一样的空隙里钻进来,很懊恼的表情。走廊里脚步声也骤然响亮,不知怎么回事,左脚上的鞋多了枚铁钉,走起来咯噔咯噔的响,如恐怖片的配乐。

    恩,是时候了,从俗从众,过年回家。

    一个月前婆婆打电话说,过年别回来了,住三天,花那么多钱,何必呢。一个星期前婆婆又打电话问:回来的票定了么?估计是看别人家的儿子媳妇大包小裹地回来探亲,扛不住了。年字当头,在除夕的鞭炮饺子面前,感情那是一定是会战胜理智的。

    IVON一直不急着买票,说票“有的是”。还真被他说中,在电脑上看,15号那一天,一系列航班都显示有舱位,唯一的问题是,不打折,全价——经济杠杆的调节作用这下是看出来了。粗略算算,这个“回家过年”总是要开销一万的。但是回过来狠斗私心一闪念:亲情无价,这个帐还真没法算。

    春运大潮里被习俗和义务所挟持的人,比比皆是。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证明 2006-02-10

    评论

  • 欢迎欢迎热烈欢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