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8-29

    古画悬疑之一:夜宴 - [画事]

     

     

    W老师说,我上一篇写《腊梅山禽图》的小文——“虽不是很‘专业’,但尚可一读”。 啊哈,我凡事总往乐观方面想,肚子里的半瓶子醋又开始咣当起来了。本来,我该有整整一瓶子醋的,少时耽迷美术史,也有希望进最专业的院校学习,可是家大人说了,美术史那是公子小姐才有财力玩的,翻画册啊临摹啊博物馆啊游历参观啊钻故纸堆啊,哪一项不要大把大把的银子?我简单算了下父母的工资,罢罢罢。

    所以要感谢互联网,100年前多少藏家和鉴赏家风闻已久却无缘得见的真迹,以影像方式潮水般出现在网上,几乎零花费。而专业学者的专业论文,在CNKI上差不多也可以一网打尽。普通人如果有心,大可以亲近一下这个领域,做点半瓶子醋式的研究,咱不上百家讲坛,咱在自家讲坛上说道说道还不行吗。

    汪曾祺先生的小说《鉴赏家》深获我心。那个走街串巷卖果子的叶三是我师傅(我一厢情愿),师傅从“花乱了”判定“紫藤里有风”,从“老鼠把尾巴卷在灯台柱上”判定这是只“小老鼠”,他还知道画家哪里错了——“红花莲子白花藕”,真行。有些艺术家不愿费神琢磨的事情,偏有草野村人愿意琢磨。有啥用?没用,就是一乐而已。

     

    上一组“伊夫林·沃”自己写得过瘾,却有点太一言堂了。现在换上《韩熙载夜宴图》,估计也要有个五六篇才能尽兴,我不是中国美术史专家,所以欢迎所有的一瓶子醋和半瓶子醋们跟帖讨论之。

     

     

    之一:“夜宴”

    题目既然是夜宴,自然要有宴席。觥筹交错,曲水流觞,清音雅奏,划拳行令,管它什么方式,吃食、餐具和酒具该在画中的。有些意外的是,画上的宴席有些朴素了。

    在第一段“听乐”中,弹琵琶的姑娘旁边,坐着个扭头看着她的胖子,据说是教坊副使李嘉明,该琵琶女是李嘉明的妹妹。李嘉明右后方站着的蓝襦白裙小姑娘,是著名舞伎王屋山,王屋山后面的两位官服青年男子中,有一个是韩熙载的门生舒雅。李嘉明面前有一几案,没有动过,上面整整齐齐,4个平底浅碟,4个高足盘,我看不清里面盛的食物,感觉上浅碟里是干果,高足盘里是鲜果,注意,这一桌上没有酒壶酒盏。

    一般宴席习惯,客人面前铺排的食物该是一样的。在李嘉明对面,四人围绕着两张拼在一起的几案,坐在榻上的红衣人,据说是状元郎粲,另一个深色衣裳,双手下垂的就是主人韩熙载了。正对着观众和背对着观众,各一位官服中年男子,据说正面那个有可能是紫薇郎朱铣,背面那位是太常博士陈致雍。在两张几案上,照理也该是4个平底浅碟,4个高足盘,同样的干果鲜果,如果留心,有种高足盘盛装的红色的果品,出现了3次。因为陈致雍遮挡了观众的视线,朱铣面前的那一组餐具我们看不全。注意陈致雍的右手放在几案上,扶着一个长形泛红色的东西,大概是伴奏用的牙板,牙板的出现,使这一组有些乱了。

    最值得留意的是韩熙载面前的2个酒壶、2个带托酒盏,靠近陈致雍的一组酒盏还是倒扣着的,没有斟上酒,而在几案的角上,那个已经翻过来该是斟上酒的酒盏,是谁的?位置上看,离韩熙载较远,肯定不是他的。史书上说韩熙载好酒无量,涓滴即醉,可是真的?另外还有个碗状物,形制够大,跟壶和酒盏都不匹配,又是做什么用的?站在画面右角的姑娘,可能是负责这酒壶和碗的,一边还要留意老爷韩熙载的使唤。

    又,在韩熙载和状元郎粲之间,还有一几,隐约看见一只浅碟,这一几上也是44盘吗?被韩熙载遮住了,我们看不见。

    好,算算总账,“听乐”这一段有75女,有资格落座“夜宴”的是5位男士,算4桌宴席吧——假设韩熙载本人不吃,古代习惯每位客人对应一个宴席。丰盛是够丰盛了,最大的问题是:酒杯太少,宴而无酒,是不是有些奇怪?

    当然我们可以假设,夜宴的宴会部分也就是喝酒吃菜的部分已经结束,酒酣饭饱,移至内室,铺排上干鲜果品,到卡拉OK阶段了。

    当然还可以有其他假设,任大庆先生猜测,这幅画根本就不是顾闳中的《韩熙载夜宴图》而是顾大中的《韩熙载纵乐图》。据史料记载,顾闳中、顾大中和周文矩三位画家都用画笔再现了韩熙载的放荡生活,周文矩和顾闳中画的是《韩熙载夜宴图》,顾大中画的是《韩熙载纵乐图》,周文矩有画传世,笔触不似此图,而二顾的作品均已失传。我们看到的现名之为《韩熙载夜宴图》的,本身没有名款,前隔水有无名氏残题:“熙载风流……”,仅能证明画中人是韩熙载。后面元代班惟志的七言长诗也只提到“声色纵情潜自晦”、“司空乐妓惊醉寝”,描述纵乐之景。直到明代程南云题了“夜宴图”三字并装裱在引首,此画方才有了现传的名字。因为主题是“纵乐”,所以“夜宴”的吃喝部分不是重点,音乐舞蹈乃至床第之乐才是要描绘的对象。(详见任大庆,2003,《〈韩熙载夜宴图〉疑辨》的疑辨,《荣宝斋》第21期)。

    下面回到瓷器。此画卷中的器物也是史家研究的对象。我经眼的资料中有中国古陶瓷研究会会员靳青万老师的一篇文章,《从〈韩熙载夜宴图〉看我国青白瓷的始烧年代》,抄录一段:

    该画中的31 件瓷器,分布在画的第一段“听乐”和第三段“歇息”之中。第一段中共28 件,计有带注碗之执壶2 件,带盖之粉盒1 件,带盏托之酒盏2 件,高足盘10 件,平底侈口小盘13 件,分别摆置于韩熙载及客人面前的两排茶几之上,盘中皆盛满果品之类;第三段中仅有3 件,为带注碗之执壶1 件,高足盘2 件,置于侍女手持之托盘之中。所绘瓷器全为夜宴中的实用之器,皆为青白色,有的青中偏灰白,有的青中偏蓝白,与我们所说的“影青”瓷釉色几无二致。其造型无不精美、规矩、得体,线条流畅,比例适中,堪称精品。其中的高足盘,底足稍大,口为折沿,当为从古时的“豆”演化而来,异常精美,笔者尚不曾见过此种实物。其中带托之酒盏(或为茶盏),盏在托上,托为平折沿,盏、托皆为高足,上下可观五道圆形轮廓,整体似一盛开之花朵,优美绝伦。其中最值得称道者,乃是其3 件带注碗之执壶。这三件瓷器皆壶在碗中,碗为仰莲形六瓣葵口齐沿,壶为曲柄、长弯流、丰腹、平肩、直胫,壶盖上有突起似为狮状之饰物,釉皆为青白色……

    是我眼神不济了?我一点没看出瓷器们的青白色。而且,“那五道圆形轮廓的盏与托”从何而来?而且,“歇息”那一段侍女手捧的托盘里,也不是“高足盘2 件”,而是倒扣的酒(茶)盏2套啊。特别是,那个带盖的粉盒在哪里?又是做什么用的?我与“做梦的猫”辨认了好半天,一头雾水。如果你也一样好奇又偏执,来帮忙吧。

     

    参考图在这里:http://www.douban.com/photos/album/18529226/

    一般的文字介绍在这里:http://baike.baidu.com/view/64085.htm,请注意,百度百科上的附图是今人临摹之作,太不严谨了。

    我们的讨论在这里:http://www.douban.com/note/43135241/

    PS:W老师提醒我说,不知是任大庆先生的笔误,还是我的指误,“陈南云”应该是“程南云”之误。程为明永乐年间江西人,以善篆书而授中书舍人、《永乐大典》编修。嗯,怪我直抄任大庆先生的论文,因为过于信任《荣宝斋》!虽仅是一字之差,实乃有“半瓶”与“一瓶”之别也。一笑。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大地的支柱 2009-08-29
    竹不如肉 2006-08-29

    评论

  • 楼主的想法很好!韩国小说《风之画员》就是对韩国历史上两位著名画家的名作的细微之处演绎而成,初次读到这样的著作,不仅让人为之惊艳。
  • 明白,不过我还是比较信任荣宝斋的临本

    说起来故宫博物院网站也提供在线浏览,只是分辨率一半,只能参考
  • 另:我对这类猜谜破案的题目都很感兴趣,尤其是和绘画、摄影、历史、传说相关的,所以一看到就会有搜索强迫症的倾向,不搞到水落石出或是无路可走就停不下来,所以表现的可能有点积极过渡了,见谅
    回复Time Regained说:
    继续表现,还有好多要“研究”的呢。
    我的意思只是:摹本再好,也与正本有出入,必定加进了临摹者的个人见解,也受制于临摹者的技术水平。所以,最好的方法是对照着看,不够清晰的原图和摹本。
    2009-09-01 22:30:25
  • 呵呵,原来是这样,还是朦胧美吧

    不过因为寻找答案,我才知道有这样一幅凝结了很多人20年心血的作品,向这些艺术家、还有荣宝斋的能工巧匠们致敬
  • 我觉得应该已经算比较权威的了
    ————————————————————————
    韩熙载夜宴图--临摹技法 内容提要


    《韩熙载夜宴图》是中国绘画史的经典作品之一,成为后人学习中国画的重要临习范本之一,同时也是当代从事设计、纺织、工艺美术、音乐舞蹈等多学科领域的重要参考资料,由于原画历经沧桑、模糊不清等因素,其技法书一直成为空白,故我们以荣宝斋水印本为范本,给读者提供一个清晰明快的参考作品。


    荣宝斋水印本《韩熙载夜宴图》,是由老一代艺术家侯恺、冯忠莲策划,陈林斋勾描,张延洲刻板,孙连旺水印,历经20年,根据原画细致摹绘制作而成,使其展现了原画的风采,同时对中国传统技艺的传承和保护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我们以此为范本,并请郭幕熙先生进行绘画指导,出版这本任务技法图册,为当今学习研究和进行中国画的临习,提供了一个清晰有力的参考作品。
    回复Time Regained说:
    唉,他们把模糊的都变清楚了,那故事就买法子讲了啊,吼吼。
    2009-09-01 21:51:42
  • 的确有餐具
    请看着张图
    http://lixm.net/dvdgp/hanxizai.JPG

    食物也能看到几样,主要还是瓜果和点心,最明显的就是柿子
    回复Time Regained说:
    这个是临摹图,有发挥的成分吧。
    2009-09-01 21:03:56
  • 图案10还可以看到两张桌子拼在一起的缝隙
  • 希望我这么多条留言不会让作者看得头晕……

    在研究桌子问题的时候,我忽然发现,“听乐”这个情境里,大部分人的焦点都在琵琶演奏上,但有几个人不是:

    正对我们坐着的那个官员、他一边击掌、一边看的是他对面打版的官员

    两名站立的门生,靠左边的那个大鼻子门生看的是他的老师韩熙载

    这名门生后面,有一名身着白衣、红裙、绿披肩的女子倚门站立,她的注意力也不再音乐上,我看她的眼神应该都在前面那名门生身上。而有趣的是,整个画轴最后,正是这名女子和大鼻子门生依依惜别的场景

    http://www.gongbi.net/bbs/laolu/gudai/yeyantu/16_583_12.jpg
    http://www.gongbi.net/bbs/laolu/gudai/yeyantu/16_583_27.jpg
    回复Time Regained说:
    不晕,很高兴有你帮忙。继续啊……
    2009-09-01 18:02:16
  • 这一句第三桌的方向写错了:从左至右这五张桌子是大(纵放)、大(横放)、大(横放)、小(方)、大(横放、榻上)

    应该是:从左至右这五张桌子是大(纵放)、大(横放)、大(纵放)、小(方)、大(横放、榻上)
  • 又仔细看了一下桌子上食物的摆放方式,还有桌腿、桌腿横撑的位置

    实际上,这个空间了有4大1小,我张桌子

    大桌子横宽纵短,短的两侧桌腿辅以两条横撑,食物摆放平行于桌子的横宽,从食客方向看,小盘在内、大盘在外

    这样看,在兼顾到空间位置,其实放着酒壶酒杯的是一张独立的小方桌

    从左至右这五张桌子是大(纵放)、大(横放)、大(横放)、小(方)、大(横放、榻上)

    而四张大桌,从左至右第3张,是韩熙载的,榻上那张是红衣状元的

    真正没有吃饭的是,背对我们坐在椅子上的那个人(太常博士陈致雍),我猜想,他之所以不吃饭,一可能是因为他在伴奏,二可能是他只喝酒
    回复Time Regained说:
    我注意到了榻上那只小桌子,只是没有你观察得周到。
    关于“吃饭”的问题,据说原画上是有筷子等餐具的,要不然怎么吃?后来呢,可能是故宫修复原画的问题,只看到黑漆的桌面,那些小物件没了。正是因此我以为那些事干鲜果品——不用筷子的,如果你有大图,帮我辨认一下吧,碟子里的都是什么哦?谢谢。
    2009-09-01 17:59:40
  • 不知道作者是否注意到“听乐”这一节,韩熙载和状元坐的床榻上也有一桌(也许是两桌,但看空间还是一桌比较可能)酒菜

    那么韩熙载作为主人吃的到底是哪一桌的饭菜?

    四人围坐两桌的说法是否成立?
  • 在看你这篇文章之前,我还仔细看了图,啥都没看出来。真是佩服你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