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8-30

    古画悬疑之二:穿越的瓷器 - [画事]

     

    上一篇说到瓷器,果然有朋友来帮忙,豆友子綦告诉我,靳老师说的“那五道圆形轮廓的盏与托”“应为长桌离观画者最近一侧左边的茶(酒)盏”,另外还给我发来了宋代影青带托茶盏和注子的图片,真是好极了。 

     

    老师在他的文章里提出:“五代画家顾闳中所作《韩熙载夜宴图》卷,是一幅历史纪实性绘画作品。画中局部绘有青白瓷器31 件,从其器型、釉色和烧造技艺来看,均已达到相当高的水平,堪与北宋的青白瓷器精品媲美。这足以说明中国的青白瓷器起码始烧于五代以前,以往认为青白瓷始烧于北宋的观点应予纠正。从诸多要素分析《韩熙载夜宴图》中的青白瓷器,当属五代时南唐景德镇窑的产品。”

    无疑,靳老师的逻辑起点是《韩熙载夜宴图》确为五代作品,他在“以图证史”。如果反过来呢,既然历史通识认为这种青白瓷始于北宋,是不是该“以史辨图”,怀疑《韩熙载夜宴图》为宋代作品呢?

     

    这其实是个老公案了。清初以来很多研究者质疑此画的断代与作者。清初孙承泽先生从画风和流传上感到它“大约南宋院中人笔”。上一世纪的鉴画大家徐邦达先生也认为“宋画无疑”,五代“无此精细”。研究服饰史最有成就的沈从文先生则是从服饰和礼仪风俗的角度论证它可能是宋初北方画家的作品。余辉先生上世纪90年代有篇长文(《韩熙载夜宴图》卷年代考——兼探早期人物画的鉴定方法),全面论述了《韩熙载夜宴图》不可能为五代作品,其中关于瓷器方面是这样的:

    《韩熙载夜宴图》中出现的瓷器分为这样几类:盏与盏托、注子(即注壶)和注碗(承托注壶起温酒作用)、高足盘和平底盘。器用有着复杂的年代重叠问题,前朝的模制甚至实物仍会被后人沿用,而往往是这些跨经数朝的器用妨碍了对年代的准确判断,小心为上。

    1.盏的模制变化不大。而盏托始于南朝,至唐代愈加畅行。所以画中出现的盏与盏托,并不能作为五代之物的证明。

    2.“断代的关键在于将注意力集中在画中富有宋代特色的器用上。如青瓷的色泽和造型应属越州窑系,其中的温酒用具注子和注碗有鲜明的宋代气息。晋、唐的鸡首壶是注子的雏形,中唐越窑,已烧制出注子,其造型饱满充盈,喇叭口,长把短嘴,南唐李昇陵出土的一把残注,仍保留了唐代的造型风格。南唐后期,江南越窑出现了一种新型注子,江苏镇江和北京西郊都出土了几乎是一种模式的刻花青瓷壶,越窑的远销能力竟北抵辽国。注型为直流曲柄、圆腹,特别是注嘴加长,越出唐范。入宋,在五代基础上,注型渐趋修长,圆腹上出现鲜明的折肩,形成了较为固定的宋代模式,越窑、汝窑、磁州窑等都烧制这种注子,《韩》卷的注子正属此制。”

    3.“与注子配套使用的注碗(一称温碗),尚未见有五代之物,五代史籍亦失记载……注碗是晚于注子的酒具,至少在北宋开始流行。”

    4.《韩熙载夜宴图》中的高足盘和平底盘,与宋人《春宴图》和宋人《文会图》中的同制。

     

    好吧,我们假定宋代典型形制的瓷器不会“穿越”至五代的画面上。就是说有某个宋代画家,听命或者自愿要画一幅“韩熙载夜宴图”,那个年代,图像的传播极为困难,假设他没有看到真正的来自五代的图像和史料,如何表现五代的盘盘碗碗呢?罢了,从自家桌子上抄起一把“狗头壶”吧。于是,事就这样成了。听起来合情合理。

    或者,让我们OPEN一点,等着看考古挖掘。当代各处都在大兴土木,一不留神掘出个五代墓来,出土了《韩熙载夜宴图》中一模一样的注壶注碗,也未可知。这里有这么个消息,真假难辨:传说中有个“柴窑”,专门为五代周世宗柴荣烧制御瓷器,但是一直神龙不见首尾,2004年民间收藏发现了疑似柴窑烧制的注子和注碗。困扰我的是报道中未附图片。

    链接在此:http://www.dswhb.com/news/pwei/200886/08861735531247.html

    子綦提供的照片在此:http://www.douban.com/photos/album/18575500/

    南唐二帝陵中发掘出来的注的照片在此:http://www.douban.com/photos/album/18529226/

     

    下回瞎议画上的两张床吧,不觉得它们很香艳吗?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宛若淑女 2006-08-30

    评论

  • http://www.puertea8.com/UpLoadFile/2007-03/20070314164216169.jpg
    元墓壁画:茶道图
  • http://farm4.static.flickr.com/3432/3393929087_f7cab3f265.jpg
    仿五代越窑青瓷注子
    http://www.travel-hz.org/qianwangci/
  • 是个好脚本,南唐秘史。韩熙载的指甲好长,不干活的主啊。
  • 我刚刚看了你前一篇,才知道你的意图。不好意思,说多了。
    毕竟是我长期潜水的第一次露头嘛:)
    回复冰鸿说:
    本来就是集思广益,还请多提意见和建议。这方面我是“闻过则喜”,也不怕“贻笑大方”。呵呵。
    2009-08-30 13:44:07
  • 此幅一般定为南宋作品,不仅是瓷器这个环节可以讨论,还有画风。
    画中女人的气质、脸型,与唐人是不同的。南唐绘画尚遗存了唐人的很多气质,《簪花仕女图》经鉴定属于南唐作品,与本幅《夜宴图》在人物气质上差距比较大,前者有种雍容的气度,而这幅画当中比较温婉,宋画中的女人大多温婉,接近晋祠的那些女像。你还可比较《唐人宫乐图》与这幅,《唐人宫乐图》是五代以前的作品。
    此外是屏风山水,风格已经出现了是宋人水墨山水画比较成熟的迹象。特别是那个单扇屏风,画上的山水的构图甚至有南宋院体的格致。
    最后是用笔,唐代、南唐人物画笔迹比较劲爽、笔迹粗,而此幅画中用笔稍显细腻。但也保留了南唐“战笔描”的一些特点。

    因此鉴定古画首先还是画风,然后才是画上的种种物事及印章等线索。

    画上的瓷器的确是很难确定,五代的器物也许被宋人沿用,认定属于宋代流行的器形(温酒的碗),会不会再有考古新发现,说明五代已经开始使用?这的确是这幅古画中的“悬疑”。

    说到宋人临摹古画,是画院画师的一项工作,且是比较庄重的一件工作,一般不会随便操起自家的用品画到画上去的(笑)。宋院人摹古画,除了无法克服的笔迹问题,一般都会尊重原作,像《捣练图》、《虢国夫人游春图》。但这幅画上有太多宋代的痕迹,所以,也可能不是临摹,而是自己创稿画的。不过,关于这点我还是有疑问,宋画摹古究竟具体有那些类型?这是又一个“悬疑”。

    豆瓣上看到你文章,那边不能留言,因此冒昧来这儿说几句,权作交流。这幅《夜宴图》的印刷品,上海书画出版社的《国宝在线》之《宴游雅集》有原大印刷图,很精。
    回复冰鸿说:
    谢谢来帮忙,关于家具、织物、服装、人的形体动作、笔法、画风、粉本和临仿,我是打算慢慢谈论的,欢迎多来指教哦。
    2009-08-30 13:15:45
  • 马老师,你太有才了!搬个沙发听讲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