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8-31

    古画悬疑之三:床前缺失的鞋 - [画事]

     

        我得承认,最吸引我的是画卷中的两张床。

      

        按照习惯,《韩熙载夜宴图》这样的手卷是要缓缓展开、从右向左看的。抛开前面那些后来才附加上的题识,画卷伊始,先是一张绚丽精美的床:高挂青色金花幔帐,下围白色淡花床帷,绘有山水小景的翡翠绿色围屏,镶有石绿牙子的席子,乱堆着一床红色洒金被子,还露出一柄琵琶。最引人遐思的是那被子的形状——画中韩熙载还袒胸露腹挥着团扇,证明天气还热,而被子也就不会很厚,而一床单薄的被子如此高高隆起,似乎暗示着被下有人在那里热烈地忙碌。

     

        不止一张床。到第三段“歇息”,韩熙载和四个女子并坐在榻上,舞伎王屋山捧着水盆,他有些忧伤地洗着手。就在他们身后不远,当然,按照国画的空间识别习惯,那可能是另一间屋子,赫然有着第二张床。这一张更为香艳,红色洒金帐子,石青团花床帷,湖蓝色的被子坟起着,还有一只闲置的销金枕横卧在画屏前。画家唯恐观众不明白,床边还画着一个夸张的大烛台,红烛已经烧了一半。《花间词》里那些淫词艳曲是咋写的来着:“翡翠屏中,亲爇玉炉香。整顿金钿呼小玉:排红烛,待潘郎。”距床不远,有两个女子,一个乐伎形象的,琵琶上肩,左手握三管笛子,她的姿势似有窘迫回避之意。另一个端着个托盘,一只酒壶两只酒盏,看她脚步的方向,应该是冲着床前小桌去的,此时被琵琶女阻止,身子是拧了过去做撤退状,但是眼睛却在向床的方向看着…… 

     

        哼,我几乎可以断定,床上有人,而且有两人。说“几乎”是因为:床前没有脱下的鞋!整个画卷里,女子们没有露出过鞋,连跳舞的王屋山都不,无从判断是大脚还是金莲。男士们多着皂靴——政府公务员么,韩熙载和僧人该是穿鞋的,而且韩熙载本人脱过鞋,在“清吹”一节,一双敞口麻鞋摆在脚踏上,明晃晃的。说到脱鞋这个问题,这幅画里大家在榻上也是不脱鞋的,韩熙载和四个不明身份女子共一个榻,但是榻前干干净净,一双鞋都没有。我大胆假设,如果不是画家嫌鞋子靴子太过写实,不够雅致;就是因为画出女子的鞋,实在太过那个。后主李煜和小周后约会,“刬袜步香阶,手提金缕鞋”,爱莲癖已经露头,宋代更是成风,要是明目张胆地画出个三寸小绣鞋来,那就真的直堕色情了。

      

        所以,还是现在这个样子好,你可以猜,但是没有证据,一切都是含蓄的,优雅的,相当中国的。下一步希望你和我一起猜的是:红锦被、蓝绫被、被子下面藏的是谁?

     

         第一张床的照片:http://www.douban.com/photos/photo/310116753/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享受力 2008-08-31
    开学仪式 2008-08-31

    评论

  • 顶。。。。
  • 观察贼认真的
  • 图片蛮经典的呢。。。
  • 不应该是迷呀。
    日本人一般都是入室即脱鞋。日本的很多风俗都源自古代的中国,那么古代的贵族估计也可能入室即脱鞋了,大家都把鞋脱了,自然上床就没鞋了。
    所以“ 所以,还是现在这个样子好,你可以猜,但是没有证据,一切都是含蓄的,优雅的,相当中国的。下一步希望你和我一起猜的是:红锦被、蓝绫被、被子下面藏的是谁?”这段话不是科学的观念。
    中国自1919年倡导的“赛先生”和“德先生”,可是到现在都没有培养出足够的科学的观念,就像你一样,懒得去考证,就像古人一样糊里糊涂的和稀泥了事!
    回复kkkkk说:
    你呀,是懒得去“看”。在“听乐”里,一个室内空间,你能看到男人们还穿着靴子呢。在“观舞”里,韩熙载的鞋是脱在脚踏上的。说他们脱在门外了,何以解释?
    2009-09-02 08:43:10
  • 再次打扰了,不作评论,也没有资格评论,只是有一个冒昧的请求。小女子大学学的是经济专业,但喜爱文学,书海浩瀚,学海无涯,求其门不得入,烦请cat老师指点一下,推荐一些入门的文学、历史和哲学相关类书籍阅读,非常感谢!
    回复hotea说:
    这个……恕我做不了。不如上豆瓣网站吧,那里好多种书单。
    2009-09-02 09:16:08
  • 再次打扰了,不作评论,也没有资格评论,只是有一个冒昧的请求。小女子大学学的是经济专业,但喜爱文学,书海浩瀚,学海无涯,求其门不得入,烦请cat老师指点一下,推荐一些入门的文学、历史和哲学相关类书籍阅读,非常感谢!
  • 有点乐趣,观测丝丝入微。。。
  • 原来是这样命名的。学到了。
  • 敦煌莫高窟288窟北魏时期
    http://gongjushu.cnki.net/CRFDPIC/r200607112/629763.jpg

    这上面的琵琶似乎是左弦轴在下,也许在唐以前,琵琶的形制还没有完全固定下来吧

    ————————————————————
    胡琴:现代民族弓弦乐器已经形成了一个庞大的体系,然而作为它们的祖先胡琴,发展的历史,相对于笛类吹管乐器,琵琶类弹拨乐器就要短得多。《乐书》记载,胡琴的前身可能是我国唐代出现在我国北方兄弟民族奚部落中的奚琴,当时亦写作嵇琴,当时的奚琴是用竹片在两弦之间擦弦而发音的,其琴杆,琴筒比现在的二胡短小,没有千斤。到明代,胡琴的形制已经和今天的二胡很相似了。
  • 《隋书•音乐志》:“今曲项琵琶,竖头箜篌之徒,并出自西域,非华夏旧器”。又因其经过龟兹传来,又称龟兹琵琶、胡琵琶或胡琴。宋代以后迳称琵琶。

    至现代,旧式四相十品、十二品、十三品琵琶已基本不用

    ——————————————————
    以上是在百度里看到的,画中从右至左,前两把琵琶都是在“听乐”里面,我仔细看过,是“四相”琵琶

    只是让我不理解的是第三把琵琶,它的形制和前两把大致一样,唯一的区别就是它的弦轴是右上左下的排列顺序,而前两个都是左上右下的顺序。这个区别也是让我以为他不是前两把中的某一把的原因。

    我看了一下现代琵琶的照片,也都是左上右下。

    现在也暂时还没查到,左手琵琶或是反弹琵琶所需的特殊琵琶,至于这个弦轴是画家一时大意还是别有原因就不知道了
  • 还有,按照散点透视原则看,烛台的底座是在韩熙载这边,而不在“第二床”边
    回复Time Regained说:
    按照西式透视法,烛台底座在靠近韩的一面。但是如果按照散点透视,那个烛台被两个空间所用,只是“夜半”的表征。
    2009-09-01 13:28:11
  • 还有一个细节,不知道有没有用,画面上的那三把琵琶是不同的三把,并不是某一把在不同场景的重复
    回复Time Regained说:
    谢谢提醒。另外,这是琵琶还是胡琴?
    2009-09-01 13:35:40
  • http://www.gongbi.net/bbs/laolu/gudai/yeyantu/16_583_10.jpg

    第一张床的图片地址
  • //床上有人,而且有两人

    刺激啊。。我最喜欢当众淫乱了。。。
  • 藏的是谁? 好刺激
    不是一男一女,就是两男或两女。
    吼吼~~~
  • 维舟(博客“维舟试望故国”)2009-08-30的文章《鬼知道后人将如何评说》:http://weizhoushiwang.blogbus.com/logs/45450761.html
  • 恰好前天看了维舟(博客“维舟试望故国”)2009-08-30的文章《鬼知道后人将如何评说》里写道:

    在中国史上的情况也不鲜见。上古时中国人登席脱履复脱袜,否则就被认为失礼;到唐代起了一个关键的转变:虽然在祭祀等至为庄严的场合里,脱除鞋袜仍属必要,但“寻常入朝”觐见皇帝的官员,已经开始穿鞋子了。到了清代则视古人的脱袜入朝“近于裸亵”。现代当然又变回来了:野餐时如果有人脱鞋除袜喜欢在草地上走走,没人会觉得这有什么不对。

    不晓得是不是因为唐代已经开始“不脱鞋”——还是等考据派出来解释吧。
    回复问津说:
    是啊,我也呼吁考据派。治日常生活史的筒子们都去哪里啦?
    2009-08-31 23:37: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