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2-27

    快乐 - [心事]

     

     

    去“看大夫”,这个“看”字有种家常而且亲切的味道,似乎大夫是我的亲人。

    大厅里人满为患,宛若春节排队等票的人群移师此处。我挂了号,算定有三个小时好等——还少算了。幸亏门口的报刊亭里有卖2月号的《书城》,买了一本,挤坐在人群中,等。

    坐在我左侧的那位,一望而知是乡下来的农妇。她很畅快地和她的弟弟攀谈着,语速极快,调门奇高,整个候诊室里都是她的声音。我本想狠狠地剜她一眼,却不意扫到她身边放着的那份报告。嗯,这个筛查我也做了,只不过我是1级,暂无大碍,可是她的是3级。医学报告都是成心让患者看不懂的,这个报告只写了“某某某3级”,不加解释,但是我这个半吊子大夫知道,这意味着“发现癌变细胞”。

    如果她知道是这个结果,还会这么快乐么?

    我看向墙上的钟,轮到她大概还有两个小时。这或许是她真心快乐的最后两个小时了。

    我翻到黄裳的《凤城一月记》,强迫自己看下去,那是另一个世界,上个世纪50年代的北京,明净的,遥远又遥远的。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销金女郎 2008-02-27
    下定决心 2006-02-27

    评论

  • I like your articles
  • 这个快乐真好
  • 今筛查豆瓣友邻,发现阁下,忘了是何日所加,前来拜访,就看到这一篇。看起来,先生的文字是属于我喜欢的那一种。何时所加便不重要。
  • 很多先天性失聪的孩子是湛蓝湛蓝的眼珠

    一汪不敢扰动的湖水

    我惊讶于那样的美丽

    他们并不知道美丽是伴随疾患而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