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3-22

    别拿豆包不当干粮 - [趣事]

     

     

    不是仿那个“别拿自己不当干部”。

    这个“别拿豆包不当干粮”,是说豆包是“干粮”里的好嚼谷,不要不识货。大概是小时侯语文学得太好了,我总觉得这里有歧义:要是个穷孩子,没怎么吃过豆包,把豆包当那种过年才能吃得上的“香饽饽”,你却告诉他“别拿豆包不当干粮”,双重否定就是肯定,意为“拿豆包当干粮”,岂不是让他把豆包降低到干粮的水准,这不符合艰苦奋斗的精神啊。语文老师告诉我闭嘴、坐下、长大了就知道了。

    老师有理,长大了就知道了。

    偶然看到一个帖子,也许是个青春期的中学生,感慨说“为什么我们在这个时代,会有这么多的哀伤与彷徨?”平时这种小儿科的呻吟,也就是一笑而过,可是突然想起他们的父母辈也曾大惊小怪地感慨“人生的路啊,为什么越走越窄”,忍不住多管闲事了,以过来人的口吻提示说:已有的事,后必再有,已行的事,后必再行,阳光之下,别无新事。

    这个时代没有多么特别,不是最好的时代,也不是最坏的时代,就是个中不溜的时代。过去的无数时代有过多少芸芸豆包啊,好消息,本时代豆包也是大大地有,以后呢,已有的豆包、后必再有,无须担忧。而在“我们这个时代里”,“我们”也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特殊,以为自己是澄沙馅的放了真白糖的或许只是简单豆馅搁了甜味素的,以为自己系出名门头上顶着防伪商标的也许就是村里王小二媳妇喂完了牲口捏箍出来的,以为自己怀才不遇一肚皮不合时宜的、也许不是“不遇”、很可能就是肚子里东西不对——原来一馒头啊。认识到这一点,是不是可以少一些自恋自怜自伤自艾?

    “别拿豆包不当干粮”,这里原来有两个维度,一个是从吃豆包者的角度,一个是从豆包的角度。从吃豆包者的角度,豆包是不是干粮与他自己的饮食水平和偏好相关,豆包馒头各有所爱,别人说什么也没用。从豆包的角度,可怜巴巴,唯恐被别人轻慢。好吧,如果你真的是个豆包,即便你真的是个豆包——那又怎么样呢?不就一豆包吗?不还是干粮吗?一块钱来俩尝尝。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to 老郎: 你不能拿自己当豆包, 你是银丝卷!
  • 说我?
  • 原来我就是一馒头
  • 姐姐,你好像理解反了吧。因为它的下一句好像是“别拿村长不当干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