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3-24

    妮娜·赫鲁晓娃 - [琐事]

     

     

    我的任务是去接妮娜,然后把她带到会场,然后把她介绍给领导,然后请她喝速溶咖啡,预备两瓶矿泉水,送上讲台,奉上礼物,等她开讲之际,再瞅空出来,订中午的饭。

    妮娜穿了身黑色的西装,白衬衣,玫瑰红色的围巾,眉目间的神情还有那个大鼻子,酷肖她那著名的祖父。我记得在《大敌当前》里,赫鲁晓夫目光如炬、那么强硬地告诉手下:这不是别的城市,这是斯大林格勒。尽管是被好莱坞妖魔化了的,可是印象深刻、宛在眼前。

    妮娜累了,这是她第一次来中国,为姓氏所累,所到之处人人都在问她对前苏联怎么看、对祖父赫鲁晓夫怎么看、对斯大林怎么看。她到美国已经16年了,普林斯顿大学拿了博士学位,口音里没有一丝俄罗斯味,看到礼物按照美国习惯当场拆开(我预备的中国红木雕花盒子显然令她很满意),在演说里多次提到美国生活的舒适,也就是个美国教授,何苦让她背那么重的历史包袱呢?可是偷着进来的记者不如是想,他们长枪短炮照个不停,抓住一切机会问赫鲁晓夫、赫鲁晓夫,烦不烦呢。名人之后,看来不是好当的。

    G在前一天告诉我这个妮娜就是那个纳博科夫专家,豆瓣上有过广告的。果不其然,她在主题之外提到了“著名的俄罗斯作家纳博科夫”,可是在座的是懵懂无知的本学院的学生,要提到《洛丽塔》的作者才会让他们“有一点知道”、其实还是“不知道”。唉。

    吃中午饭的时候,她倾心于一道“沙拉牛肉”,是把牛肉裹了糊糊炸了,蘸酱汁吃。这绝不是地道的中国菜,但是我凭经验知道,老外爱吃。果然,她大赞中国菜的好吃,这恰是刚刚提到的文化误解问题的绝佳例证。可是我没有说什么,我觉得她累了。我希望她晚上在黄浦江和新天地能够开心,最好有机会去买买东西。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复活 2008-03-24
    Blooming 2006-03-24

    评论

  • 喜歡老納,身在上海高三,無緣北京講座。
  • 真的要“知道”的话,拜现代社会分工愈细所赐,几乎已经不可能,乃有专才,再无博士

    虽然文学的门槛还是比较低的
  • cat老师,您不如就来我们书店以“大众传播与文化误解”为题开讲吧。
  • 是啊,如果纳博科夫没写《洛丽塔》,不过是个影响止于文学精英的学院派作家。拜媒体所赐,纳博科夫的名字与“洛丽塔”紧紧联系,所以我写学生们“有点知道”。可是真的多少人认真读过、特别是纳博科夫的其他作品?所以我写他们“其实还是不知道”。“知”与“知道”不是一个概念哦。
  • 但媒体对纳博科夫在世俗中广为人知作用很大耶,从一出版的风风雨雨,到上海译文为推出新译本而进行的炒作,连我85岁的姑爷爷也禁不住要买一本来看看所谓的全译本禁书。



    而且文学是走卒引浆者都能讲讲的,没有什么门槛,常常觉得自己读了一个旁人看起来没有什么技术含量的专业,谁都能来插一脚,都觉得是万金油,不管是光着膀子乘凉的汉子还是什么人,他们敢那么轻侮地对待学法学学经济学哲学学医学的人么,至少不会像对待文学那样随便。。。。
  • to 藤原琉璃君: 那两句我写的欠考虑,不能因为我自己喜欢纳博科夫,就要求他们都知道纳博科夫。如果他们是学文学的,大概不可以原谅,但他们并非文学专业,他们要记住的是拉扎斯菲尔德、拉斯维尔、香农、霍夫兰、麦奎尔、梅罗维茨、卡斯特……对于非本专业的学生,这些也是一头雾水吧。
  • to viking: 姓赫鲁晓夫的, 呵呵, 必定是难对付的.
  • 妮娜的哥哥(或弟弟)前不久去世了,她老爸(谢尔盖)心情不好,因为两本书的版权问题,把我纠缠在里面,折腾死我了。
  • 你现在还真有点向我的工作靠拢了,我这就要去机场接吴廷俊了,订完房间和晚餐了。你“亲弟弟”被我安排去电视台谈节目了。
  • 懵懂无知的本学院的学生,要提到《洛丽塔》的作者才会让他们“有一点知道”、其实还是“不知道”。



    有这么夸张么?竟然不知道蝴蝶研究者兼文体家纳博科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