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3-27

    惠斯勒的母亲 - [趣事]

     

     

    憨豆先生毁了名画《惠斯勒的母亲》,把紧板着的老脸变成了一个滑稽鸟头。好在这是本雅明所谓的“机械复制时代”了,用同样尺寸的照相海报,刷上鸡蛋青,吹风机吹吹干,镶在带保险装置的堂皇框子里,蛮好。没用多少技术,可是谁还看得出惠斯勒的母亲不是原来那个惠斯勒的母亲?

    本雅明承认“艺术作品在原则上总是可以复制的,人所制作的东西总是可被仿造的”, 他预言说机械复制的手段最终会消解古典艺术的崇高地位,艺术的专利将从“专业人士”手中解放出来,成为普通公众的一般权利。然也,不用去卢佛宫,我们在电脑前就可以琢磨蒙娜丽莎到底少没少牙;而哪个爆发户想在自己的餐厅里装一副《最后的晚餐》,满足与圣徒同桌吃饭的愿望,那也不是难事。

    本雅明到底还是个矛盾的高雅人士,他宣称有一样东西终究是无法复制的,他用了很悬的词儿:AURA。有人译为“光韵”,有人译为“韵味”,接近。用中国画的术语,差不多是那个“神韵”或“气韵”,还有一种一见之下肃然起敬、不敢亵渎的凛然。

    鲍德里亚说“模拟”已经经历了三个阶段,在文艺复兴至工业革命之间是依赖自然规律的“仿造”,在资本主义时期是依赖商品规律的“生产”,到了后现代的如今,是依赖结构规律的“仿真”,到处都有艺术,以人为方式轻浮地出现。

    你想要惠斯勒的妈妈?可以。要你的妈妈也可以。要不要给惠斯勒的妈妈换个背景?屋里坐着多枯燥,咱让她老人家坐在塞尚的花园里得了。再换身衣服?我看今年流行的娃娃衫就不错。你打算把妈妈搁哪儿呢?挂墙上?土!杯子垫?不好,我给您印杯子上吧,遇热变色儿,变成裸体维纳斯咋样?

     

    我要装饰我的办公室,印务公司的小伙子极大地提升了我的想象力,不服不行。

     
    分享到:

    评论

  • 老师说:“既然你对市中心的bon jovi 演出那么感兴趣,请在礼拜一汇报“



    我对Bon Jovi的印象是惠斯勒的母亲,这幅画要回归美国,为了迎接这幅画,california art museum的那个日本女人说要请BON JOVI乐队助兴。



    最后片尾歌曲是boy zone乐队演唱的picture of you .唉?和BON JOVI的模样长得还挺像,还有那首歌it‘s my life也很像。



    谢谢你的文章,礼拜一我向老师有个交待,毕竟在我们学校的图书馆里申的有个赝品masterpiece<Whistler's mother> .



    当我每次看到这幅画时,我总是会大笑,并想到Bon Jovi.



    我本人也多次弄混Bon Jovi和boy zone两个乐队。在这个电影之前。
  • 哈哈,不知道他家的厕所有没有挂国画呀。
  • 郎, 别太小瞧人. 人家美术师专毕业的, 把自己当艺术家呢.
  • 印务公司小伙子哪赶得上你的想象力
  • 今天读到阁下在05.9.28写的一篇《经典与思想:在剑桥的一个下午》,评论了一番。忽然又发现您已搬家,于是辗转到此……

    《剑桥政治思想史原著系列》已经由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出版了影印版,完全保持了原有风格。

    我手头就有两本——一本是卢梭的《“论文”及其早期政治著作》和一本《马克思晚期政治著作选》,虽然都是翻译作品,但是读起来还是很有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