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3-30

    我们的美国乡愁 - [心事]

     

     

     

    “几近天堂,西弗吉尼亚”,约翰·丹佛的“乡村路”这样开头。

    上周有西弗吉尼亚大学的交流学生来访,我提到这首“名歌”,她们哑然失笑,为什么每个我们见到的中国人都要提到这首歌?太老了吧?我告诉她们,因为这首歌里有“西弗吉尼亚”。可是我心里知道,这首歌不干西弗吉尼亚什么事,里面有太多的东西,美国的小孩子哪里能懂。

    在中国酒吧里,“乡村路”的出现频率可能比在美国高得多,菲律宾乐队、中国乐队、男女老少酒吧歌手,自动的或被动的,谁不会唱这首歌。酒酣耳热之际,这首可以墩着大号啤酒杯跺着脚踩着节拍的歌,让大家齐齐走在心灵的回乡路上,道也许不同,心思是一样的——Country road, take me home. To the place I belong. 别管是谁的West Virginia、谁的mountain和谁的MamaTake me home, country road

    在这首歌开始流行的时代,同时还流行着三毛的流浪、齐豫的橄榄树、凯鲁亚克的在路上、昆德拉的生活在别处,文化反映时代精神、文化何尝不塑造时代精神,我们那一代人无可救药地思念远方。在此地是“生活在别处”,到那方又“不如归去”。有的时候,“别处”和“归去”一体化了,凝成一种想象的乡愁,惟其是想象中的,方才美好得一塌糊涂。

    在这首歌开始流行的时代,我们热烈地向美国说YES,哪里想到还可以说NO。我们用不多的符号拼贴出想象中的“亚美丽加”:德沃夏克的“自新大陆”,混沌初开中圆号的声音;青绿色的自由女神,庄严伟岸的身躯;淡绿色的美钞,上面的富兰克林似笑非笑;世贸大厦,金门桥,米老鼠和唐老鸭的乐园,自由民主繁荣的世界的中心。太平洋波涛滚滚,托福大军前仆后继,千万里我追寻着你,谁还没有一个美国梦啊。在我们看来,美国使馆签证处似乎连起了两条路,一条是日坛路,从秀水街的小商铺里蜿蜒而来的;另一条就是那个乡村路,只要走上去,一定要走上去,天堂在即。

    今天晚上,在上海的中学同学要聚聚。我们这个班有近二分之一的人已经在国外定居了,数美国的最多。又有五分之一的同学来到了上海。不知在大家的心中是否还依稀横着条乡村路。

      

    Almost heaven, West Virginia
    Blue Ridge mountain, shining in the gold river
    Life is older, older than the trees
    Younger than the mountains
    Growing like a breeze

     

    Country road, take me home
    To the place I belong
    West Virginia, mountain, Mama
    Take me home, country road
    All my memories gather around her
    My old lady, stronger to blue waters
    Dark and dusty painted on the sky
    Misty tastes the moonshine
    Teardrops in my eyes

     

    Country road, take me home
    To the place I belong
    West Virginia, mountain, Mama
    Take me home, country road

     

    I hear her voice singing in the morning
    when she calls me
    The radio reminds me of my home far away
    And driving down the road I get the feeling
    that I should've been home yesterday
    Yesterday ...

     

    Country road, take me home
    To the place I belong
    West Virginia, mountain, Mama
    Take me home, country road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上帝也承认天堂不是他创造的.人们应该想一想怎么创造自己的天堂.只要去想去做,沧州,衡水,信阳,和杨柳青都会变成几近天堂的地方.WHY?上帝创造一切.人们创造了创造上帝.
  • 在Pico Iyer的书也提到这首歌风靡东南亚,尤其是菲律宾。

    他写的video night in kathmandu真的很好看。
  • 我现在就生活在这里,没有什么“几近天堂”的感觉。西弗吉尼亚经济在美国倒数,这里人常为这些问题操心呢。
  • 拥有理想强于屈服于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