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4-01

    身份焦虑 - [趣事]

     

     

    我吃了一块黑糊糊的类似家常豆腐的东西,这是第一道热菜。出乎我的意料,原来是上好的鹅肝,马上,我对这个宴席的规格警惕起来。果不其然,扇贝算是最家常的,一道道菜上得我眼花缭乱,随着整条“鱼生”和鱼翅的陆续上桌,我不禁对请客的总经理同学肃然起敬——还真是咱东北人,就是请请中学同学呗,搞得这么隆而重之。

    坐在那里,确有“座中尽是豪英”之感。各位同学在奔四的年龄,都已经是各行各业的翘楚,而且不知为什么,普遍比我的大学同学们显得年轻。没有肚子,没有白头发,健康地微黑着,一个赛一个地精神很好。男同学几乎都有霸气,有人的霸气是铺张扬厉的,有人的霸气是静水流深的,多年不见了,酒是一瓶瓶开着,话题是一个接着一个,股票基金房产生意孩子,暗中霸气与霸气可能是有较量的。我和老X两个女流,都在大学里混事儿,插不进去嘴,但是人家老X孩子都7岁了,在过去的评价体系里是“能打酱油”的年龄了,不由得不让我矮了下去。

    德波顿在论述“平等、期望和妒嫉”时提出一个概念“比照群体”。“我们从来就不会孤立地形成我们对事物的相应期待,我们的判断必然有一个参照群体——那些我们认为和自己差不多的人。”德波顿甚至专门指出:“如果我们有了一个融乐的家庭,一份舒适的工作,但我们在一次同学聚会上发现一些老同学(再也没有任何群体比旧时的同学更堪为比照群体了)住的房子比我们大、工作更优裕,我们回家后反倒更容易生发强烈的不幸感。”是啊,嫉妒有独特的机制,有些人的生活胜过我们千万倍,没关系,慈禧怎么用膳、范德比尔特怎么盖房子、比尔·盖茨怎么慈善、贝克汉姆怎么打飞的、了不起的盖茨比怎么请客、潇洒的邦德怎么在蒙地卡罗一掷千金,我们知道但是不care,我们嫉妒的只是我们的比照群体,那些与我们处在同一层次的人。我们接受大个儿,但是不能忍受从我们这群矬子里拔出个大个儿。

    德波顿同学甚至给出了解决身份焦虑问题的对策:“让人们觉得更加富有的最可行的方式也许并非是赚取更多的金钱,而是在现实生活中尽可能同那些和我们处在同一等级但又比我们富有的人保持一定距离,在情感方面也应疏远他们。我们未必要争取成为一条更大的鱼,相反,我们应该全神贯注,努力使自己周围的鱼儿不比我们大,这样,我们自身的大小才永远不可能成为我们的心头之患。”

    可是,我未必会与我的中学同学们保持距离,周围的鱼儿也普遍偏大,看来我只好不幸下去了。但是在回家的TAXI上我已经决定了,轮到我请客就请他们去“东北人”,咱不比身份地位车子孩子,咱比就比谁更能吃,不行咋地?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2006-04-01

    评论

  • 推想——中学同学这个规格请你们吃饭,是同样的逻辑——他找优越感呢。那就给他呗!
  • 真是都够焦虑的,不过也许东北同学这样,你要是有一帮上海同学,表现也许不同。
  • 咳,有学问就是麻烦,动不动就想东想西的。
  • 那个总经理最有身份焦虑吧?
  • 对“他者”形象的扭曲和丑化该也是对自身身份的焦虑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