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4-22

    格调 - [琐事]

     

     

    我不太知道什么是大家所说的“闷骚”,难道是“沉默的花痴”?在我的词典里这个词有关品位,“衣锦夜行”——要的就是这个劲儿,低调里透着自鸣得意。

    “格调”这玩意儿多少是“闷骚”的,天有大美而不言,你看着不起眼吧,人家也许是只秀给知音的高山流水,至于你看不出其中的好处,那是你的品位有问题。

    格调关乎文化身份。除了政治身份、经济身份、社会身份,当代人还有个需要认同的文化身份。只有文化左派敢于说文化面前人人平等,文化保守主义者可是相信这个复数文化是有高低贵贱之别的。所以“格调”里玩的就是这种从中心到边缘从边缘再到中心的迂回游戏。我辈也许改变不了自己的政治身份、经济身份和社会身份,它们实在是太大众,但是我辈在文化身份里找找小众感觉,总是可以的吧。文化闷骚的辨证法是:人不可貌象海水不可瓢wai,有资本的说我有钱但是我低调,没资本的说我没钱但是我有品,半有钱半没钱的说我把有限的资本投入到无限的高雅中去。对号入座,我是后者。

    我在美克美家几套卧室家具间摇摆不定。低档的“爱琴海”是白色的乡村风,中档的“维多利亚”是巴洛克风,高档的“探戈”是原色的朴实风。维多利亚太张扬了,虽然我内心深处喜欢奢侈,还是算了。爱琴海太LOGO了,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味道太足,过犹不及。还是探戈好,简朴无华,远离潮流的低调模样。只是只是,探戈好贵哦。销售小姐看我犹豫,清清嗓子:“桃花芯木的”。我马上电光火石地翻译为“真材实料”。行了,我买。

    妙玉本来品位不错,家常喝茶的时候用了个不事雕琢的绿玉斗,宝玉不识货,称之为俗器。妙玉恼了:“这是俗器?不是我说狂话,只怕你家里,未必找得出这么一个俗器来呢!”哎呀呀,也俗了。格调里没有势利实在是难,从另一个角度说,格调何尝不是一种势利?谁真能摆脱势利?

    我很怕未来别人参观我的新居时,我会把一个词挂在嘴边:“桃花芯木的”。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茶事 2009-04-22

    评论

  • your taste, my money. whatever.
  • 噷噷,别臭美哟,回头带我家儿子去把你的“桃花芯木”尿出狗尿苔。哈哈
  • 格调就是在轮回。
  • 我在宜家买了几条不到13块钱,花色疑似拖布条的毯子铺地上,哈哈!
  • 没有钱,哪有格调^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