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11-28

    古画悬疑之十六:画屏 - [画事]

     

    我想,“(传)唐寅仿韩熙载夜宴图”的真正作者,一准儿是个开家具铺子的。你看,他加了多少家具摆设啊:

    开卷“听禀”一节,韩熙载身侧多出一座石崖海水三折大屏风,屏风后面搁了张小高桌,摆着果品和酒壶。“听乐”一节,琵琶女身后加了个石头鱼缸,又一架太湖石盆景,再一大石盆的竹子。“清吹”一节,女子小乐队后面奉送一座海水云纹三折屏,还添了个精雕石头立盆松树盆景,树后面似乎是个长帷,待考。“观舞”一节,多了四张桌子、一座石崖海水三折屏,屏前又安了个怪石兰草单屏。“歇息”一节,床头加了个竹子单屏,屏风后隐着个盆景。“送别”一节,多了两座几何纹样大屏风,还多出来一张桌子、两个坐墩,特别是屏风后面加了一张被褥凌乱的床。——算下来,该作者奉送了五座大屏风、两个单屏、一个长帷、一张床、六张桌、两个坐墩、四个盆景、一个鱼缸。真是慷慨得很。

     

     

    (唐卷起首的山水三折屏和几何图案屏风)

     

    不仅慷慨,作者也有魄力。本来干净饱满的石青色屏风,被他满屏画上了大马士革几何纹样。这让人眼晕的几何纹样也出现在另外的巨屏上,有时候杂以折枝花朵,很像前几年流行的塑料墙纸。故宫本里的屏风上是淡淡设色,此处则浓墨画上了巨石、巨松、巨兰、巨浪。画屏上的风景很“抢镜”,致使从视觉效果上看,室内与室外、人物与风景,古怪地混杂到一处。比如琵琶女,如果没有那屏风的边框,可能会被视为在货真价实的松石前弹琴呢。

    作者似乎是在处心积虑将自然之景引入室内。画中人几乎被人造风景所环绕,画屏和盆景时时提醒着自然的存在。更耐人寻味的是,夜宴的场所在一般设想中是旖旎香艳的,屏风上的装饰即便不是活色生香也该温柔典雅,但是此卷画屏上的风景却是积健为雄、气势撼人的北方格调,与小环境多少有点“错位”。

     

    好吧,让我们来猜猜作者为什么要这样改?

    第一种可能,出于“影响的焦虑”,不想亦步亦趋临摹古人画作,布置经营、增减损益,新瓶旧酒、别出心裁。故宫本采用“吹拨屋瓦”的视角而近于平视,此本则提高视点,所加的什物屏风表现了近乎西洋画的三维效果。此外,原作的屏风多为各段间的分隔与衔接,但在此处,增多的屏风特别是屏风上的大幅山水画,使画中有画,将空间组织得更为复杂。说踵事增华也好,或者画蛇添足也罢,他表现出一种创新的意识。

    第二种可能,故宫本中画屏上的山水花鸟,颇有宋代气息,比如琵琶女背后屏风上的“松石图”,与北宋郭熙的《早春图》极为相似,那两棵巨松的位置、形态、笔法,常于宋人画卷中出没。“听乐”一节的床屏上,有山水小景,上有危崖,长松下覆,一人一舟,很有南宋马远“拖枝”的风格。“歇息”一节,一张床屏上有归舟小景,典型的马远夏珪“一角”“半边”构图。另一张床屏上依稀看见没骨花鸟画,有院体风。正是因此,当今的研究者得出故宫本非五代画作的结论,按余辉先生的考语:“屏画树石近北宋李成、郭熙的手法;远山坡石的笔墨似南宋夏珪的水墨技法”。而唐寅卷的作者则将宋代气息尽量换去,代之以五代时期的北方风格,雄伟峻厚,风骨峭拔,长松巨木,大山突兀。考虑到韩熙载是北方人士,这种改动,也许是想“还原历史”。该作者还将故宫本上两张疑似有人的床收拾得明白无误:床上没人,陪侍者扇子上的梅石图也干脆取消,说不定是想帮韩熙载一洗清白:别看他赏乐饮宴,其实心存高远、别有怀抱,山水画是他内心世界的象征性坦露。

     

    (故宫本琵琶女背后屏风上的两棵树)

     

    (北宋郭熙的《早春图》,注意那两棵树)

     

    (故宫本起首床上画屏的细节,南宋马远风格的山水小景)

     

    (故宫本中间的床屏,同样宋代风格的山水小景。)

     

    (故宫本又一张床屏的花鸟画,院体风格)

     

    第三种可能,个人炫技。我好像听见作者在说:“别以为我只会人物啊,山水我也画得,松石我也画得,兰花修竹,不在话下!”中国画向有三科,山水、人物、花鸟,专精者多而通才为少,谁有通才的本领,技痒难耐,可以理解。所以那些云崖海水啊、怪石兰草啊、盘虬巨松啊,算是画家的个人小广告,也未可知。

    第四种可能,有意识地通过一些符号传递信息,比如:这是唐伯虎的手笔!唐寅的确很喜欢屏风,看那《陶谷赠词图》,故事发生在后花园中,山石、芭蕉、修竹、怪柳,都画到了,更在陶谷和秦弱兰身后各加一座屏风,又有一个高脚烛台,红烛高烧,没让你联想起《夜宴图》吗?传唐寅所画的《夜宴图》立轴亦是在室外景致中加入高大屏风,屏风上有巨幅山水。再看他的《李端端像》和《仿唐人仕女》,都有戴韩熙载式样帽子的老爷,也都有屏风。至于屏风上的山水画,唐寅本人是山水画高手,“远攻李唐”、“近交沈周”,打破南方北方、唐宋元明的门派之见,千山万壑,劲健雄浑,所以该卷作者加了这么多山水元素,也有可能是指向唐寅的一个小手段吧。

     

     

     (唐寅《陶谷赠词图》局部,注意二人身后的屏风、中间的烛台)

     

    (唐寅《李端端像》,藏于南京博物馆)

     

     

     

     (唐寅,《仿唐人仕女图》,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

     

    以下是唐寅的山水画:

     

     

     

     

     

     

    更多五代、北宋、南宋的山水画代表作在这里:

    http://www.douban.com/photos/album/20930523/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慧根 2006-11-28

    评论

  • 呵呵,博尔赫斯吗?我倒是很喜欢他那篇《叛徒和英雄的主题》

    出差了一个星期,要跟不上你的进度了
  • 才出摹本作者的动机想证明什么呢?
    回复Time Regained说:
    可能性太多,历史是小径分叉的花园。
    2009-11-29 10: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