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12-11

    古画悬疑之二十二:将夜宴进行到这里 - [画事]

     

     

    人无癖不可与交,以其无深情也;人无痴不可与交,以其无真气也。”拽出张岱这叮当乱响的两句在此,只是为了说明,我是个“可与交”的人儿啊。光阴荏苒,“夜宴图”写了四个月,本人的“考据癖”和“美图痴”,瞎子都看得见。这四个月里,偶有良心发现的时候,我也替那些傻不拉叽订阅了我的博客并且没有中途退订的网友们发愁,RSS订阅栏显示的数字是颇为吉祥的2222,能坐满10个阶梯教室,想想看吧,大家就像忍耐老师翻开高头讲章宣讲上古音韵一样忍着、打着哈欠走着神儿,22次,够一学期的课时量。

    “博雅”是桩奢侈的事,要家有余粮,身有闲暇,世界暂时安得下一张平静的书桌,电脑还互联网着数据库。对于我,这样的机会也不多,于是才拿出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的姿态。哪怕一生错过无数,我踏踏实实地看过一张图,痛快并且知足。

    凡人与天才的显著区别之一,是天才创造,而凡人享受天才的创造,我们凡人是天才的跟屁虫和寄生虫,不仅如此,为了证明自己还不算那么平凡,我辈总得对天才干点什么吧。是的,跟我一个思路的何止万亿。

     

     

     

     

     

    这个作品叫《老栗夜宴图》,扮演韩熙载的是著名批评家栗宪庭,扮演偷窥者顾闳中的就是这个作品的作者王庆松,乐伎则换成了一些浓妆艳抹的低级性工作者,整个场景是糜烂低俗的私人聚会。很多人不喜欢这种山寨版戏仿,觉得后现代无厘头气息太重,扫荡了《韩熙载夜宴图》那种古典的优雅气息。不过,我倒不那么担心,因为每一个仿制品都指向原初的那一个,每一次阐释只会打磨原作的光芒,没事儿。

    这也是网上撞见的,来自《神马》,其中,人物的衣服姿态都没变,位置重新组合了,就成了很平等和欢乐的另一幅画。

     

     

     

    还有呢,网友提供的线索,这是卖给老外的古董,送别场景里的韩熙载面前,多了个掌烛的小丫头,多体恤啊。

     

     

     

     

    另外,这幅唐代张萱(传)的《明皇和乐图》,那个端托盘的仕女如此眼熟,是不是令人还想琢磨一下呢?

     

     

    罢了,夜宴就进行到这里。该吃点别的了。

     

     

    虽然不是专业学术研究,却也不是闭门造车,主要参考文献来源如下:

    《瀚堂典藏》古籍数据库:http://www.hytung.cn

    台湾故宫在线数据库:http://www.airitinpm.com

    中国基本古籍库:各大学买的,要安装客户端。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http://www.cnki.net

     

    郑重鸣谢与我持续对话、并提供了大量信息的网友Time Regained ,谢谢。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惟楚有才 2006-12-11
    杂烩 2005-12-11

    评论

  • 疯了疯了,鉴定完毕。
  • 是“疵”不是“痴”吧?
  • 呵呵,我是天平座的。

    到目前为止,对于《韩》卷的纠结也算是绝无仅有了,我觉得是因为它太特殊了
    回复Time Regained说:
    我喜欢天平,我是双鱼。
    还有好多理论没有硬加,历史背景也没详谈,有空我再把全部内容改一遍。我们继续往下研究吧,这张图的确如你所说,纠结啊。
    2009-12-11 10:43:19
  • 终是曲终宴散告一段落了,我也在准备我那个完结篇,但还是无法脱离对“原本”的种种猜想,估计大家也厌倦得无以复加了
    回复Time Regained说:
    你比我还痴迷,不会是处女座的吧?
    2009-12-11 09:43:18
  • 作为2222名读者的一员,放个大炮仗。庆祝夜宴结束,关张大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