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5-16

    改标签 - [趣事]

     

     

       

    隔三差五,总有些关于高校的非正面消息被爆炒,教授嫖娼,教授剽窃,副教授跳楼,副教授嫌钱少,博士后骗财,博士后造假,博士杀人,博士自杀,硕士卖猪肉,硕士卖青菜,本科生卖淫,本科生被投毒,要是前面加上“清华”、“北大”,得,那就更轰动了。

    这些事如果换了别人来干,比如学历低一点的或者校名没这么显赫的,充其量就是个分分钟都有的“人间喜剧”,可是这批人干了,那就需要个说法。大家总希望在这个不正常的世界里,这批人还能是正常的。殊不知这种期望本身才是不正常的。校园并非净土,德才兼备到底稀有,名校学历只能证明个智商和专业学识而已,哪能指望太多。

    培根教诲大家说:读史使人明智,读诗使人灵秀,数学使人周密,科学使人深刻,伦理学使人庄重,逻辑修辞之学使人善辩。那么以目前的专业教育来说,是不是非历史专业的就可以不明智,非文学专业的就可以不灵秀,非数学专业的就可以不周密,非理工科的就可以不深刻,非伦理学的就可以不庄重,非逻辑修辞专业的就可以木讷无语?

    在人的社会化过程中,学校教育不过是一部分而已。也许是我太低调地看待文凭,或者说我太想混同于一般群众,我看以后的毕业证都该这么写:

    “兹证明某某,在本校某专业修习若干年,期满合格,准予毕业,授予某学位。至于某某在精神、心理、健康、道德、能力等一切非专业方面的状况,概与本校无涉。”

     

     

     

     
    分享到:

    评论

  • 犯了错误社会作点抨击还是很有必要的,克林顿的说谎为什么给他带来更大后果,不还是因为社会对他的期望高嘛,说谎是个道德缺陷嘛."那点花花事"对于一个要人在西方其实也并不是小事,查尔斯和卡米拉结婚前还要先去教堂怅悔他们的通奸行为呢.

    我觉着还是应该把知识分子"看高",这和他们是凡人并不矛盾

    不过说实话,我们的媒体很低俗,很多时候暴光这类事件只是出于一种小人心态搞点花边新闻出来,难怪引起cat你这个圈中人不舒服
  • to sara: 复杂问题啊, 虽然高校负面新闻不少, 但要是比起我国政府来, 还是好多了好多了. 至于说到教师的私德, 从<儒林外史>开始, 到辜鸿铭之流上妓院抽鸦片的大文人, 再到文化革命期间的圈里斗, 一向如此的. 有人的地方就有左中右, 教师里面"流派"也太多, 中国的脊梁是有的, 不通世情的学术疯子也是有的, 但是大多数在目前的教育体制下不过是个职业知识分子, 凡人之一种. 还是别把知识分子看得太高, 寄望太多难免失望.

    克林顿问题其实关键点不在于他的那点花花事, 而在于他是天主教徒, 而且他在此事上说谎. 最后这一点是关键.
  • 一方面是公务员的道德标准高,施罗德时代差点制订公务员喝人家一瓶水也属受贿的地步,另一方面,据说,德国公务员的收入并不高,怀着一种政治理想和高度自律的人才会去做,我想想高校教师也应该有更高于公民的道德标准吧,读书教书人都不“修身”,谁去“修身”呢,呵呵
  • 这个,,,不敢太苟同,校园相对来说还是应该是个净土,何况是以人文学科为主的FD\BD,就象人家对从政的人道德标准也高,不然也可以说克林顿那点事算什么呀,每个美国公民都有过
  • 刚从上海回来,豆瓣上渡口书店小组的一位成员很热情地介绍我去巨鹿路第一小学应聘,还借渡口搞沙龙,把校长都找来一起见面。最后却被告知我的学校,也就是杭州师范大学不在卢湾区教育局招师的对象学校之列,也就是说杭师大的没资格做上海卢湾的老师。之后就很老实地回来了,一上豆瓣收到新京报的豆邮,说也想登《地位的焦虑》那篇书评,可惜我之前给了上海译文了,不过到现在也不知道有没有动静。(难道因为是说德波顿不好的,所以骗我会等,而实则压下?反正不管了)家里老母整天骂骂咧咧,威胁要把我赶出去,如果我再给读品写那种没钱的文章,而不把文字投稿去报社的话。
  • 严重re,学历与人品无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