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5-17

    远离尘嚣 - [琐事]

     

     

    这幢楼原来是教师宿舍,后来教师们搬到新居去了,就改成了专家公寓。所谓专家是全国各学校以“援藏”名义来讲课的教师,住在我对面的是中山医科大的,住在我旁边的是复旦管理学院的,楼上楼下也有人住,简直是人才济济呢。

    每人两室一厅,知道大家是抱着吃点小苦无所谓的心态来的,所以陈设简单粗陋,老式的蹲坑马桶,地上的瓷砖看花色该有十年的历史了吧,窗帘是翠绿的,沙发垫是紫红的,电视原来是彩色的现在是黑白的,好在有一根蒙着泥垢的灰色网线,依然连得上外面的花花世界。

    知足吧。也不是第一次送教下乡了,还记得蓟县那个东风宾馆,比这里可破多了,而我铺上自己带去的枕巾,睡得那叫一个香。尤其爱吃人家供应的早饭,小米粥馒头和大萝卜咸菜,简直是吃不够。某一个前生里我定是“苦出身”。

    在这里,唯一烦恼的是尘土,只要半天不收拾,瞧吧,四下里都是,简直就是土窝窝么。光念叨“本来无一物何处若尘埃”那也太唯心了,当一个面对现实的唯物主义者,只好勤勉地擦地擦家具,上午一遍,下午一遍,擦的时候洒点六神花露水,以盖住那旺盛的土气。

    天气燥热,每天都在32度以上,大太阳白花花地照着,洗好的衣服半天就干。学校实行夏季作息制度,下午3点才上课。我把所有窗帘都拉上,在擦好了地和家具之后,开始看一本书。很意外的发现,心是静的。

    谁说在尘土里不能远离尘嚣呢。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2006-05-17

    评论

  • 是啊,请珍重.
  • 是啊, 看来你也去过?
  • 哈哈,您住的房子我也曾住过...

    在三楼.养了只刺猬,居然会从阳台跳下去
  • to 一愚: 能上能下, 龙也当得, 虫虫也当得.
  • 说的是。不过,我感觉挺“崩溃”的,呵呵,以前看你买西班牙家具什么的,突然的,又安然于“旺盛的土气”了。向你致敬。

    就是这样一段时日,要看新书方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