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5-30

    为李老师的狗狗一辩 - [书事]

     

     

    在咸阳的时候风闻大家都在品评李零老师的《丧家狗》,着急啊,书店里居然没有。利用短暂的回沪时机,买了,读了。48块,值了。

    除了“非圣”的问题,据我所知,网上很多牛人“建议”李老师去补伽达默尔的课,“把阐释学搞搞清楚再说话”,因为“用孔子本人的话来讲话”——那是很危险的。

    这些牛人啊……

    我人微言轻,在自己的博客里嘀咕两句:

    伽达默尔其实提示过:我们很有可能陷入对历史文本的富有想象力的认识而不能自拔。而解决这个问题的唯一道路,只能是重新回到历史。哲学阐释学大师保罗·利科言简意赅地指出,对于文本有两种解读方式,一种是高度语境化(hypercontextaulisation)的解读,也就是历史地阐释思想;另一种则是去语境化(decontextaulisation)的解读,也就是哲学的阐释思想。而为了避免过度阐释的嫌疑,还是应将前者作为后者的基础——我多想提醒牛人们注意“这个伽达默尔”和“这个利科”,注意一下“历史语境”的重要性。

    所有“心灵鸡汤”式的解读方式,勉为其难,算是“哲学地阐释思想”吧,在这个开放的时代,任何读者都可以“使用文本”,附会上自己的心得体会,不算什么。不过提到“贴近的阐释”,还是必须有一个历史阐释的基础的,否则一定笑话多多,破绽百出。至于专家学者们,与普通读者自是不同,他们的使命就是“历史地阐释思想”,如李老师这样,即便不是“用孔子本人的话”,也肯定是“用孔子本人所处时代的话”。 大约更有挑战性的是:不仅要在历史语境中理解孔子,还要从后世阐释者的语境中来理解历史中的孔子,还要把历史的归给历史、把孔子的还给孔子,用个术语说事儿,此乃“历史的文本性”(the textuality of histories)与“文本的历史性”(the historicity of texts)之复杂纠葛,不是一件容易的活儿呢。

     

     

     
    分享到:

    评论

  • 我爱昵
  • 这样反复诠释一件事有意义吗?
  • 本来冲这个书名就对它有兴趣,有你这么一说,就更得看看了。
  • 非常同意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