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2-06

    三千烦恼 - [画事]

    香港的旅店秉承英国传统余绪,床头柜里放着本新约。夜间拿过来翻翻,顺便看看自己有没有把祖师爷教给的本领忘光。正巧,翻开的是《哥林多前书》第十一章,圣徒保罗“论女人蒙头”,点睛的是这样一句:Doth not even nature itself teach you, that, if a man have long hair, it is a shame unto him? But if a woman have long hair, it is a glory to her: for her hair is given her for a covering. 这是詹姆斯王译本(King James Version),根据和合本,译成:“你们的本性不是也指示你们,男人若有长头发,便是他的羞辱吗?但女人有长头发,乃是她的荣耀,因为这头发是给她做盖头的。”

    这句经文牵涉的东西很烦恼,是关于男女发型的。圣徒保罗的意见是:男人留长发可耻,女人留长发光荣。这话让我不爽,因为我发质差、勉强留个“中长发”,离那“光荣”还有半尺以上距离。估计有些长发男也不爽,男人为什么不能留长发?碍着您什么事儿啦?现在真伪男艺术家不都扎个小辫子吗?估计女权主义者尤其不爽,凭什么女的就要长、男的就要短,纯属性别偏见,我们就不能有个“光头圣母”?大抵如此,政治一敏感,事情就不好办。不过,从审美上来说,我还真没法接受一个光头的圣母——虽然我很喜欢长发的耶稣。

    保罗这句话引起一个有名的争议:耶稣的发型。

     

    根据我们现在随处能见到的宗教画,耶稣是苍白的、瘦弱的、温和的、文质彬彬的、有时是蓝眼金发的、有时是棕眼黑发的,有时头发是卷的,有时头发是直的,但是从发型上说,总是中间分缝、自然下垂、齐肩或过肩的。的确,经过两千年的心理投射,大众所喜欢的耶稣是如此温和、清秀、绝无暴力倾向,那较为女性化的长发尤其加强了温柔的感觉。

     

     

    那么,历史上的耶稣是这个样子的吗?

    如果圣徒保罗的确见过耶稣,他还好意思说长发男的坏话?除非,当时的耶稣是短发的!有关圣徒保罗到底有没有亲见耶稣,专家们有争议,但是我只需把手上的新约向前翻两页,在《哥林多前书》第九章,保罗宣布他“见过我们的主耶稣”。所以,“真相”应该是:耶稣没有长发。

    扪心自问,我们能接受一个容貌一般、皮肤黝黑、肌肉强健、短发、衣衫破旧、看起来也就是个普通木匠的耶稣基督吗?他的相貌如此普通,以至于他的亲友邻居不认为他会是弥赛亚,以至于在那个最后的夜晚,叛徒犹大要靠吻他的嘴才能让士兵辨认出这才是他们要抓的人。这是BBC节目里“复原”的耶稣像:

     

     

    历史总是不清不楚,惟其不清不楚,从而有趣。四福音书里没人提到耶稣的相貌,所以他头发到底多长,只有上帝知道。而在圣经中的其他地方,这个头发问题也的确让人烦恼。比如旧约时代,摩西五经中的《利未记》,“头发胡子一把抓”,对男人发型和胡子有所规定:Ye shall not round the corners of your heads, neither shalt thou mar the corners of thy beard。冯象先生简洁地译为:“不可剃掉两鬓头发,剪去两腮胡须”(19:27)。摩西还对祭司再次训诫:“不可剃光头发,剪去两腮胡须”(21:5)。所以我们至今看见那些正统的犹太教徒,鬓边还留着名为Payor的“发卷”。而19世纪那些威严的犹太裔商人,也往往在银版照片上炫耀着一部大胡子。

     

     

     

     这是杰出的意大利画家卡拉瓦乔的油画《圣托马斯的怀疑》,表现的是约翰福音里的一个著名场景:朋友们告诉多马(圣托马斯)说,他们已经看见复活的耶稣了。多马是个不肯轻信的人,他说“我非看见他手上的钉痕,用指头探入那钉痕,又用手探入他的肋旁,我总不信。”八天后,耶稣再次来到门徒们中间,对多马说:“伸过你的指头来,摸我的手。伸出你的手来,探入我的肋旁。不要疑惑,总要信”。注意看耶稣鬓旁垂下来的整齐发卷,这就是摩西律法中规定的那个“Payor”。

    有一个问题值得考虑:圣徒保罗的意见代表着当时的宗教文化见解、还是出于他本人的见地?考虑到他原来是罗马帝国的犹太裔公民,所以一个合理的猜测是:他那关于男人当留短发的观点,也许是受到罗马的影响,比如凯撒大帝的发型:

     

     

    其实,反对圣保罗那“男人短发”说的,从圣经旧约中就可以找出反例,那力气长在头发里的力士参孙,用一个驴腮骨就可以击杀一千敌人、徒手可以拉断两根石柱,谁敢说该长发男没有阳刚气概?

    所以,无须为头发烦恼。长亦佳、短亦佳、没有亦佳。顺便安慰一下秃头兄弟们:热闹的大街不长草,聪明的脑袋不长毛。这是中世纪的僧侣发型,中间特意剃秃,形成一个“地中海”  :)

     

     

     

     

    题图:意大利拉文纳教堂里的镶嵌画,创作于公元6世纪,是早期宗教艺术中表现耶稣形象的典范。注意他的长发和胡须。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粉都” 2012-02-06
    皮毛 2008-02-06
    两件 2007-0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