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6-27

    柴女和财郎 - [趣事]

     

     

    IVON喝的有点高的时候给我发短信:“莫失莫忘,仙寿恒昌。”

    这个咱熟,马上回复过去:“不离不弃,芳龄永继。”

    他发回来:“自己人”。

    我发过去:“同志!可找到组织了。”

    是的,我们要靠这些调侃的小文字游戏来找找感觉,讲究的是即兴和有来道去。共同语言是有一些的,好歹是自由恋爱的同学,大学又都读的是中文系。

    在我们那个时代里,全民在看《小说月报》,中文系分数着实不低,笑话都是关于校园诗人的。说,有个校园诗人皱着眉头、在路上往来徘徊。同学问他怎么了,他严肃地回答:“你知道吗?雪莱死了,拜伦也死了,我肩上的担子,重啊。”

    现在我们看“文青”觉得有些可笑,可是当初谁不装作文艺青年肩负着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与重?脖子上都像围着条无形的五四的白围巾,啪地向后一甩,小脖子一梗,我有才,我自负!在那种氛围下,恋爱都是文艺腔的,不是文艺青年怎么能骗到文艺女青年,不是文艺女青年又怎能招惹来文艺青年?请看电影都要讲究点,忒俗的不行,要是没处去看《去年在马里安巴》,退而求其次,好歹也看个《碧海情》吧,再不成也要《德克萨斯州的巴黎》吧,虽然你更想看发哥红姑国仔的《纵横四海》——当初那个矫情啊。我们两个人有3本《拯救与逍遥》3本《诗化哲学》,我背得下整篇《荒原》,而IVON把《德克萨斯州的巴黎》看了N多遍。

    所以说不要为文青担心,男文青一成家一工作,没几年也就踏实了,“你知道吗?房价又长了,老婆怀孕了,我肩上的担子,重啊。”而女文青“老大嫁为商人妇”,换个身份叫“老板娘”,自然也就洗尽铅华了;蹉跎点自食其力靠文艺腔混饭吃,估计没几年也改了腔调换成商业味的了;最大多数的女文青在成为普罗大众后,能够在自家博客上发发骚情(骚人墨客之情)也就不错了;女文青还能保有文青本色的,需要两个关键条件:恋爱不顺利、婚姻不幸福。

    所以到了现时下,打死我IVON也不看冗长的文艺片,看就看《24小时》、《越狱》、还有快背得下台词的《老友记》。是啊,我们不再是才女和才郎,我们变成了柴女和财郎,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却道天凉好个秋。

    归期未定,我给IVON发短信“君问归期未有期”,应景。他也不含糊:“沪上夜雨游泳池”,恩,下雨了,去游泳了,知道。对于曾经的文艺男女青年来说,就剩这点掺了恶搞风的文艺腔了,还好还好,比相对无言热闹。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结束与开始 2008-06-27

    评论

  • 夫妻之间,能懂言,善言实属难得,也是最贵了,羡煞旁人的。祝幸福!
  • 呵,看得爽
  • 哈哈 羡慕之~
  • 您别说,郎还真聪明。
  • 我很怀疑IVON看N遍德州巴黎是喜爱,没准一直没看懂。
  • 呵,同感
  • 还是相见欢丫。。。
  • 还是看你写这种文章最有意思,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