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5-06

    香奈尔的中国屏风 - [画事]

     

     

     

     

     

     

     

     

     

     

    还未朝拜过巴黎索邦街31COCO的寓所,但是对其中的32扇“中国屏风”很是好奇。在网络上不太清晰的照片中,依稀看见它们的真容,有填漆螺钿的,有檀木书法的,有八宝镶嵌的,按照中国的士人传统,烂俗得不太上品,或许搁在豪富之家尤其是青楼歌馆里比较妥当。有意思的是,当这些中国屏风远渡重洋,放置在COCO那混搭风的家里,的确很“傻鸟”(CHANEL)。仔细想来,这些屏风在她家里全都放得“不当不正”,有的委委屈屈填充角落,有的曲曲折折包装了门厅,还有的拉平了“补壁”,换言之,屏风分割空间的作用完全被忽略,唯有图案和材质的装饰作用被发扬光大。

     

    屏风这东西,现在越来越少见了。大城市的蜗居寸土寸金,居室面积小且举架低,要屏风何用。我见过的屏风都设在酒楼和歌厅里,记得一家大酒楼有红楼十二钗的屏风,下面安着滚轮,喀拉拉架起来,你在大厅这边结婚,他在大厅那边祝寿,各得其所。经理尤为得意的是,这屏风还可以拆成三架四折屏,你这边文人雅集?好嘞,把黛玉宝钗那四位拉过来吧——很有吃花酒的感觉了。

     

    提到红楼梦,里面少不了屏风。第三回写贾母居所,“当中是穿堂,当地放着一个紫檀架子大理石的大插屏,转过插屏,小小的三间厅,厅后就是后面的正房大院”。第六回刘姥姥一进荣国府,贾蓉来找熙凤借一架玻璃炕屏,说是请一个要紧的客,借了略摆一摆。后来贾母替宝钗装饰蘅芜院,叫鸳鸯取了四样东西,一套水墨字画白绫帐子、一个石头盆景儿、一个墨烟冻石鼎、再就是一架纱照屏。宝玉的怡红院里“一色雕镂新鲜花样隔扇”,左一架书,右一架屏,屏后有门,却又对着大穿衣镜,害得刘姥姥找不着北。想那大理石插屏是中正气派,玻璃炕屏是奇技淫巧,纱照屏是雅致大方,而宝玉的屏风估计与COCO的相似,富丽而迷幻吧。

     

    红楼中另有一节可证屏风之于大户人家的重要,那是第七十一回贾母大寿,贾母问凤姐,前儿这些人家送礼来的共有几家有围屏?凤姐答:共有十六家有围屏,一面是泥金“百寿图”的,是头等的,还有大红缎子缂丝屏风“满床笏”。记载明代权臣严嵩抄家帐的《天水冰山录》里,有大小各式屏风389件,记载清代和珅抄家帐的《嘉庆四年正月丁卯抄检和珅相府物品清单》里,金银铜一项有:古铜鼎22座;汉铜鼎11座;王鼎18座;古剑10柄;金碗碟324288件;银碗碟324288件;金镶牙筷500双;金唾盂120个;金面盆53个;银面盆150个;金脚盆64个;银脚盆683个;金罗汉18尊,每尊高18寸;金镶玉500副;镶金八宝炕屏40架;镶金炕床20架;老金缕丝床帐6顶;金元宝100只,每只100两;银元宝940万两;赤金500万两;生沙金200万两;银元58000枚;银号库银400万两……啧啧,我一眼就挑出了“镶金八宝炕屏40架”。宝玉和COCO啊,向和坤大人学着点吧。

     

    当年叶先生为我们讲花间词,特意挑了温飞卿那首香艳非常的:“小山重叠金明灭,鬓云欲度香腮雪。懒起画娥眉,弄妆梳洗迟。 照花前后镜,花面交相映,新帖绣罗襦,双双金鹧鸪。”奥妙之处是,那个“小山”到底指代何物?隐约记得叶先生说是“小山眉”或曰“小山妆”,一种时髦的眉形。也有人,比如孟晖女史,考证说是指床上的画屏,上绘金碧辉煌的青绿山水,倘若是后者,倒是比“镶金八宝炕屏”来得雅致。想我年轻气盛之际,只喜欢豪放派,对此词嗤之以鼻,直到现今,觉得富贵旖旎,虽然甜俗,到底平安,何况还有点优雅呢。

     

     

     

    附:

     

    屏风历史悠久,《物原》说“禹作屏”,难辨真假。《周礼·冢宰·掌次》言“设皇邸”,邸是屏风的早期称谓,通常设在天子座后。《礼记》云:“天子设斧依于户牖之间。”郑玄注曰:“依,如今绨素屏风也,有绣斧纹所示威也。”《史记·孟尝君列传》记有“孟尝君待客座语,而屏风后常有侍史,主记君所与客语”,可知“屏风”一词在战国时期就已有之。长沙马王堆一号汉墓出土的漆屏风,可能是存世最早的屏风实物,正面油漆彩绘云龙图案,绿身朱鳞,腾空而起,背面满绘浅绿色棱形几何纹样,四框亦有彩饰,下面安着两个带槽口的木托,大致形制与今无异。

     

    屏风从帝王的礼仪用品、到贵族的奢侈用品、再到平常百姓家的日常用品,经过了一个普及化的发展过程。从种类和形式上说,也从独扇屏逐渐发展到多扇屏(曲屏、连屏、折屏),从座后屏逐渐发展到座周屏、枕屏、榻屏、炕屏、室外屏。至于用材,更是花样翻新,从木质漆绘、木框裱绢或裱纸、到锦屏、绣屏、云石屏、雕屏、珐琅屏、螺钿屏,足可构成一部工艺美术史。

     

     

     

     

     

    分享到:

    评论

  • 看看哦~欢迎回访
  • 您好,我是法制日报法治周末文化版的编辑,不知可否载用您这篇博文,请与我们联系yalang0480@sina.com,给您寄样报和稿费。
  • 学习了。真的是很惭愧,我们这代人对我们民族文化的瑰丽所在都知之甚少,非常陌生......不敢想象,我们的下一代又会怎样呢?文化的传承又将如何(⊙o⊙)?.......
  • 问候亲爱的马老师。
  • 哪来的索邦街啊
  • 东西方文化互相学习交流的时候,经常出现一些偏差,无论精神上的,还是物质上的,用起来难免不得要领。

    这几天写关于马克思主义的论文,参考一下中文的内容,发现还当年李先生的《我的马克思主义观》读起来最舒服,近年来几乎无甚佳作,也许是互联网收集信息有限,股沟在中国舞无不起来也是原因。
  • 呵呵, 有意思
  • 多谢您的及时答复!那稿件的具体事宜比如署名和稿费结算之类的问题,我就直接跟您的网易邮箱直接沟通了哈~
  • 您好~我是《门里》杂志的编辑茶子,一直在看您的文章,非常欣赏您的风格与笔触。看到您最新的这篇屏风的文章,觉得非常非常棒,与我们的一个栏目非常契合,想在此征求您的意见,是否可以刊发到我们最新一期的“器物”的栏目上?如能同意,不甚感谢!也希望未来更多合作的机会
    我的联系方式已在博客大巴的后台“留消息”里给您发了,请查收呵,因为这次时间比较紧张,望请能尽快回复我,见谅了~~十分感谢!
    回复heichazi说:
    OK
    2010-05-06 20:43: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