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6-03

    东施之爱 - [书事]

      

     

    美是有情人眼里的西施——必提福(beautiful),丑是无情人眼里的东施——阿哥累(ugly)。本来,妍媸百态,燕瘦环肥,各有所爱,但是立场、偏好、经验、所有权和文化环境,决定了人们对于美丑高下的主观性划分标准。伏尔泰在《哲学辞典》里说,“问蛤蟆什么是美,什么是真正的美,他一定会说,他的雌蛤蟆就是美,她有两只秀美的圆眼睛,从小小的头上凸出,她有宽宽平平的喉咙、黄黄的肚皮、褐色的背。问几内亚的黑人,他认为美是黑油油的皮肤、深陷的眼睛和扁平的鼻子。询之于魔鬼,他会告诉你,美是一对角、四只爪子和一条尾巴。”所以说,他人之西施,或许是你的东施。前世之东施,亦可能是今日之西施。千言万语归根结底,还是《麦克白》里的巫婆们精通辩证法,她们高呼:“美就是丑,丑就是美”!

      

      艾柯大师编著的这本《丑的历史》,应该与他更为有名的《美的历史》对照着看。《美的历史》是天上人间夜总会,赏心悦目,《丑的历史》则是JJ迪厅,刺激震撼。美,可能吸引人,但是丑,更加有趣。我的经验告诉我,大多数时候,美是忸怩作态的,欲拒还迎的,林妹妹式的,含蓄地等待你的亲近;可是丑,那一定是芙蓉姐姐和凤姐那般的,压倒一切,剽悍直接,你拼命反抗都不灵。美,直指人心,丑,直指人胃。我乖乖研究了第10页尼日利亚的舞蹈面具、第42页格吕内瓦尔德的《耶稣受难》、第168页阿尔钦博多尔的《冬》、第232页的摄影《世界最丑的狗比赛冠军》——实话说,有鉴于本人见多识广,能震到我的,委实不多,可是仅仅这四页,就足以让我阵阵恶心。

      

    《细节》杂志的评论说:“大多数艺术书值得看看,或许,在咖啡桌边即可。这部无法言喻、令人发狂的书却是要读的。”的确,此书不是简单的图像集合,而是汇聚了艾柯的美学思索,一旦想起他是从研究亚里士多德起步一路疾奔到后现代,就很容易领会《丑的历史》必定如他本人一样巧舌如簧、喋喋不休,举凡恐怖、受难、死亡、殉道、地狱、魔鬼、启示录、怪物、凶兆、诙谐、猥亵、巫术、撒旦主义、虐待狂、阴森、放纵、媚俗、坎普……无奇不有,无所不包。他雄辩地证明了,美固然仪态万方,丑一样博大精深。

     

    在书中,艾柯区分了三种不同的范畴:丑的本身、形式上的丑、艺术对前两者的刻画。也就是说,本书既是丑的观念史、也是丑的形态史、还是丑的表现史。 最具颠覆性的是,当丑的题材以艺术的形式表现出来的时候,往往模糊了美丑之间的界限。啊,那些塞壬女妖,何其美丽,让人联想起中文里“魅力”的“魅”字,那是鬼字旁的。

     

      在书中,艾柯式幽默亦时有体现,比如第一章《古典世界里的丑》,一本正经地介绍《会饮篇》,苏格拉底的恋童癖和柏拉图式的恋爱,那个pederasty到底如何理解呢?英俊的阿席比亚德斯醉闯飨宴,表达他如何为了分享苏格拉底的智慧,多次向苏格拉底献身,但苏格拉底从不愿屈就肉欲,只是纯洁地躺在他旁边——艾柯以为读者们都像他一样清楚,苏格拉底有个悍妻,怎敢不“纯洁”。 从苏格拉底开始,本书中援引的大师名家,个个都是一时翘楚、百代之才,通过他们的审丑史当能发现,人类对于丑真是越来越宽容了。其实,许多大师名家正是丑的缔造者和辩护者。在某种意义上,爱美者往往走向保守主义,倒是审丑者开辟了通往自由主义的道路。那些“小众趣味”、“不良趣味”、甚至“恶趣味”,当下可能被视为丑的,焉知未来不被誉为美呢。

     

        西施自是有人爱,东施何尝没人爱。

     

      

    上图:我毫不奇怪,博斯的画作,既出现在《美的历史》中,也出现在《丑的历史》里。

    艾柯:《丑的历史》,中央编译出版社2010年。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新资本论 2008-06-03

    评论

  • 对你的贴得图片特别有感觉,总是文字太艰涩,看得有些困难。
  • 美在心灵,不在外表!心灵的美才是长久的!
  • 那篇纳博科夫的文章怎么不见了呢?
  • 还有个沙发。
    还没细阅,翻了一下。天天开心哦。
  • 还没细阅,翻了一下。天天开心哦。
  • ^_^。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