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6-08

    黄金宝藏 - [书事]

     

     

     

     

    这个类型的梦,我小时候反反复复做过。说自家后院那巴掌大的小菜地里,下挖三尺三,青石板下面,一个青花大瓮,揭开看时,但见金光闪耀。一激动,醒了。下回又梦见,自家小菜地,下挖三尺三,撬起青石板,看见……且慢,这次我希望换成四十大盗的宝藏,一堆堆的丝绸、锦缎、绣花衣服、彩色毡毯、多得无法计数的金币银币。算啦,那些织品有啥稀奇,还是金币合算,阿里巴巴不也只拿了三麻袋金币嘛。好,撬起青石板,看见一个大麻袋,打开看时,但见金光闪耀。一激动,又醒了。在我提着玩具小铲子佯装莳花弄草在后院挖掘了两三个春秋以后,我的思想上了新台阶,我梦见:自家小菜地,下挖三尺三,撬起青石板,看见,这回看见一个古色古香的海盗皮箱,里面分成三格,分别盛着古金币、金块、以及珍珠、钻石和各色宝石。妈妈呀,我发现的这是基督山伯爵的宝藏啊!我伸手去抓金币,一激动,醒了。醒了后懊悔,刚才该拿钻石的。

     

    对黄金的热爱,几乎是种本能。文人不屑喜欢这黄白之物,他们说君子尚玉,可能是“黄金有价玉无价”吧,玉更贵!不过咱老百姓都喜欢这闪光的、黄黄的、值钱的金子,最好是9999纯金,咬上一口,有牙印的。我老早就领悟了,人常说的“情比金坚”,这“坚”不是坚硬的坚,金子它软,这“坚”,乃是持久的意思。在那些墓穴里、洞窟里、幽深的犄角旮旯里,瓷器可能破碎,木器可能朽坏,铜器可能锈蚀,丝绸化成了飞灰,可是金子总是沉着地纯粹地闪着光,在时间的长河里若无其事,想想都让人感动。

     

    所以,你明白了吧,当我看见那篇论文《湖南宋元窖藏金银器的发现》,该有多么欢喜。湖南17处宋元金银窖藏,多因农民兄弟施工、平田、取土而发现。窖藏!就是偷偷摸摸挖个坑埋了,湖南兄弟们,怎么就这么草率呢。比如这一段:“19929月,攸县丫江桥河源村老屋场组一村民在自家住宅后院取土做砖时,于距地表约40 厘米处挖出一陶罐,罐内满置金银器。攸县文物管理处闻讯后赶往现场,村民将出土的所有金银器上交。窖藏器物共50余件,重1394.50克。此窖藏地点位于攸县、株洲、衡东三县交界处,周围没有其他遗址和古建筑,窖藏也无其他伴随物同出。盛放金银器的陶罐出土时被村民打破丢弃。所出金银器以各式金银簪钗和佩件为多……”(陈建明,载于《湖南省博物馆馆刊》第四辑,2007年。)不知主人是谁,不知为何这样藏宝,不着一字,任你去编长篇电视连续剧,只剩下养眼的古董簪钗,让你去欣赏、琢磨、浩叹。

     

    扬之水老师的新书《奢华之色——宋元明金银器研究·第一卷》,是研究宋元金银首饰的。主要研究对象是湖南宋元金银窖藏,亦有其他博物馆的藏品。那些折股钗、竹节钗、桥梁钗、螭虎钗、花筒钗、连二连三式钗、楼阁簪、搔头式簪、如意簪、荔枝簪、满池娇簪、庭院小景簪、步摇、珠梳、缠钏、孟家蝉、连珠镯,图片真是美。我未曾想到,黄金配绿松石,竟也这么好看。扬之水老师的优势是面对实物,可以细看、近看、盯着看,这就比使用考古文献和图像资料好上太多了。她对于名物研究最有心得,此书也是“用名物学方法做金银器研究”,虽都是单个小件,似乎难以勾连成史,但是一物一器,推源溯流,研究造型、纹样、流变,也颇精彩。我觉得遗憾的只是,这些窖藏多没有辅助资料,所以满篇只是“物”却鲜有“人”。在当时,“头面”如何生产、消费、传承,在日常生活中的使用方法和展示方式,对于妇女生活的意义,其背后的经济史和文化史,都是点到即止、未曾深耕的部分。唉,期待农民兄弟再从地里掘出点什么来吧。

     

    我有些期待下一卷,“明代金银首饰”,潘金莲发型上的头面,究竟如何?当然我也一直期待看见赤金点翠的麒麟和虾须镶珠镯子。

     

    上图:丫江桥元代金银器窖藏   金“掬水月在手”图银脚簪 (局部)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www.runword.com 逝言原创文学论坛 散文版诚聘专栏写手
    有意联系QQ490621333....
  • 马老师,我是复旦06级学生,现在《东方早报·上海书评》做编辑,主持“海上书房”栏目,想做一期您的书房,不知您是否愿意。若您愿意,请通过我的 email:fd.pombom@gmail.com与我联系:)
  • 沉着纯粹这四个字赞。
  • 沉着纯粹这四个字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