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6-18

    看!那个王子 - [画事]

     

     

     

     

     

    一个巨大的鸟头人身怪,一般研究者称为“地狱王子”的,以煮锅为冠冕,端坐在高高的三足圈椅上,左手搭着扶手,右手捏着一个小人儿,正在大快朵颐。被吞者的肛门飞出数只黑鸟,也许是逃脱的灵魂?仔细观察,王子的宝座显然又是一个便桶,被吞食者随即被完整地排泄出来,穿过半透明的球型便壶,直落下面的粪池之中。封面设计者将原图中的形象进行了简化处理,现在能看到的粪池中的一个小白团,其实是某人排出的三块金币之一。粪池边原本还有一人,被妖怪按着头,四肢着地,向池内大吐特吐,现在也没有了——据说,博斯(Hieronymus Bosch1450-1516)这幅《尘世乐园》(The Garden of Earthly Delights1503-1504)是钟鸣有意选的,莫非此图大有深意?

     

     (博斯的尘世乐园三折画)

     

    在博斯的那幅三折画里,“畜界”与“人界”有奇异的关系。左边的“伊甸园”一折,上帝化为基督形象,正在为亚当和夏娃祝福,作为中景和背景的,是创世纪时上帝造好的飞禽走兽,我们可以辨识出大象、长颈鹿、马、牛、鹿、野猪、兔子、熊、豪猪、猫头鹰、孔雀……也有幻想中的动物,比如水池边低头饮水的白色独角兽,长颈鹿旁边的两足长耳大眼狗,还有前景池子里一只捧读书本的鸭嘴鱼尾兽。最是前景这部分有趣,三头的鸟,带角的海马,长翅膀的飞鱼,恐龙头鸟身子的小怪物正在吞吃青蛙,一只豹猫大摇大摆叼着猎物,就在上帝眼皮下面昂然而过。在博斯笔下,伊甸园的动物何尝受人类的奴役,它们自顾自弱肉强食、逍遥漫步,完全不与人类相干。至于海枣树上的那条蛇,还在伺机而动呢。

     

     (伊甸园部分的前景)

     

    中间的“人间乐园”部分,描绘的是狂欢性质的情爱花园,大量的青年男女,永无餍足的接吻、拥抱、爱抚、嬉戏和飨宴。夹杂于中的是巨大的鸟,巨大的鱼,巨大的樱桃、草莓和凤梨。中景中的男子们最耐人寻味,他们纷纷骑乘在动物身上——骆驼、马、牛、鹿、羊、驴、虎、豹、甚至老鼠、甚至鹫首狮身怪,这是在影射人界对畜界的征服么?最右边有个翩翩起舞的“组合生物”,猫头鹰为头、水果为身、人体为四肢,怪异中的怪异。

     

     

     (骑乘在动物身上的男人帮)

     

    到了右边一折的“地狱”部分,“人界”屈从于“畜界”,那些动物和怪物喜洋洋地、富于想象力地干着坏事,鸟人领着人走路,兔子吹着号角,双头穿盔甲的狗舔舐着尸身,猪戴上修女的头巾硬要拥抱裸体的男人。处于右前景的正是开头那地狱王子吞吃人类的一幕。除了这一幕,用作书签的是地狱部分的中景,一个奇怪的“组合人”,有着蛋形的身躯,骨质呈树桩状的四肢(受了伤,打着绷带),头顶着一个白色圆盘,上有粉红色形似子宫的东西,还有巡行的怪物与人,他脚下踩着两只飘摇的小船,最重要的是,他有一张人脸,回首凝视着观众,嘴角一抹苦涩的笑意。有研究者说,该“组合人”的面部是画家的自画像,也许吧。

     

     

            我猜,钟鸣选此画的目的是一箭双雕的。一则指向“畜界·人界”的书名,二则指向“想象力”——“作者自忾醒世钟”赫然印在封底,叹曰:“中国人最早亡掉的还是想象力”。午夜里我依稀看见,想象力王子坐在地狱的宝座上,啃着人类,动物终于胜利了——在文本的意义上。

     

        PS:我多喜欢这只在上帝脚跟前昂然走过的猫啊!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螃蟹的故事 2009-06-18
    难过 2008-06-18
    太好玩了 2007-06-18

    评论

  • 我是一个个体,不必屈就,也没藐视的权利。
  • 这想象力也太丰富了吧,看着有点恐怖。。。
  • 马老师这么喜欢猫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