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7-01

    一份社会学超级煎蛋 - [书事]

     

     

    社会学家罗纳德·多尔说:“不打破几个历史的鸡蛋,就做不成社会学的煎蛋。”如果角色换位,历史学家可能会说:“不打破几个社会的鸡蛋,就做不成历史学的煎蛋。”至于为什么本学科不用本学科的鸡蛋做煎蛋,估计都是跨学科意识在中间起作用,俗白地说,隔壁的草坪更绿,邻家的主妇更美,友人开心农场里的鸡蛋个大各个大。于是大家偷偷越界,去紧邻学科偷概念与方法的金鸡蛋,偷来的东西,就是香。

     

    1962年,25岁的牛津博士候选人彼得·伯克放下手头的学位论文(再就没完成),受新建的苏塞克斯大学邀请,出任该校第一批教师。当时苏塞克斯大学雄心勃勃地预备“重组社会科学”,大行学科交叉之风,而历史领域基本还是爱德华·汤普森所抱怨的状况——“理论的贫困”,似乎“其他学科的研究者比历史学家更经常、更明确、更严格、更自豪地运用概念和理论”,在此情形下,历史学家觊觎社会理论的邻家农场,算是顺应风潮。欲向潮头立的伯克自愿担当了“社会结构及社会变革”这门课的教学。在苏塞克斯的17年,他出版了近10部著作,1979年凭藉丰硕成果,伯克进入剑桥大学,成为伊曼纽尔学院的一名讲师。

     

    1980年,因为他在苏塞克斯大学开设过“社会结构及社会变革”,伯克受邀写作了《社会学与历史学》(Sociology and History)一书。1992年,该书再版,更名为《历史学与社会理论》(History and Social Theory),增补了十年中他在剑桥任教的收获,除了社会学、人类学、政治学和经济学,还涵盖了传播学、地理学、国际关系学、法学、语言学(尤其是社会语言学)、心理学(尤其是社会心理学)以及宗教研究,一些交叉学科研究诸如批判理论、文化理论、女权理论,也被搅合进了浓稠的蛋液之中。伯克坦言,“本书所用的观察方法是已故的费尔南•布罗代尔所称的‘整体史’(Total History)——不是对历史作事无巨细的叙述,而是强调在人类的不同领域之间的关联。”2004年,该书再度修订,此时的伯克已经是社会文化史学的领军人物,视野更为开阔,目力更为老道。在这一版,理性选择理论、巴赫金、贡布里希、托马斯·库恩、社会资本和后殖民主义等等看似不相干的时兴鸡蛋,都为他的超级煎蛋做出了贡献。回顾本书24年的写作史,伯克感慨说:“本来是作为一种新的历史研究思路的宣言书,现在已经变得像教科书了。”

     

    但是,这是一部多好的教科书啊。中文只有200页的篇幅,涉及500余人物和概念,分为循序渐进的6章,视野恢弘,纵横辟阖,提纲挈领,史论兼顾。假如以煎蛋作譬,这也是一个历史学家所能做出的最好的社会-文化学煎蛋。如果我是史学老师,是一定会向学生鼎力推荐的。

     

    第一章《理论家和历史学家》,厨师上场,卷起袖子,清理场地。伯克劈头指出,“本书试图回答两个貌似简单的问题:社会理论对历史学家有何用处,而历史研究对理论家又有何用处?”历史学和社会学是学术上的近邻,“社会学可以定义为对单数的人类社会的研究,侧重其结构和发展的归纳;历史学则不妨定义为对复数的人类社会的研究,侧重于研究它们之间的差别和各个社会内部基于时间的变化。” “不妨把不同的学科看成是个性分明的职业甚至亚文化。它们有各自的语言、价值、心态和思维方式,并不断被各自的训练进程或‘社会化’所强化。”在这一过程中,社会学家被训练成着重留意并概括一般规则,因而时常删除例外的东西;历史学家则学习如何以牺牲一般模式为代价去关注具体细节。在伯克看来,社会理论家与历史学家不应是矛盾关系,而应是互补关系。17世纪哲学家弗朗西斯·培根在一篇著名的文章里辛辣地讽刺了只会搜集数据的蚂蚁型经验主义者和作茧自缚的蜘蛛型纯理论家,相反,培根推崇既采集原料又进行加工的蜜蜂。尽管19世纪末期开始,蜘蛛对蚂蚁大加嘲讽,但是蚂蚁却试图结网、甚至长出翅膀,这叫“历史学的社会学转向”。20世纪20年代,斯特拉斯堡大学的两位教授马克·布洛克和吕西安·费弗尔发起了一场旨在倡导“新型历史研究”的运动,创立期刊《社会经济史年鉴》,重“结构”分析甚于事件叙述,从此,“结构”一词成为“年鉴学派”最常用的词汇之一。费弗尔的后继者布罗代尔坚信,社会学和历史学应该互相接近。20世纪60年代后,历史学家的兴趣由传统政治史转向社会史,只不过在这场“巨大转移”中,不仅有相互接近,也有难免的冲突、误解和分歧。

     

    第二章《模式和方法》,相当于厨师预备好锅子,选好炉灶。伯克在这一章里论述对于各学科普遍有用的四种基本研究方法,即:“比较”、“模式和类型”、“计量方法”、“社会显微镜”。当时正是整体史学、计量史学、微观史学此消彼长的时期,伯克本人在这几个领域皆有建树,从此视角入手,堪称捷径。美国历史学家杰克·赫克斯特曾经将知识分子分为“堆砌者”和“分解者”两类,有鉴别力的分解者优于那些将纷繁的现象混为一堆的人,在这方面,伯克充分显示出他的“鉴别力”。比如论述“模式”时,他指出两种对立的社会模式:共识(consensual)模式和冲突(conflictual)模式,涂尔干所倡导的共识模式强调社会关联、社会一致以及社会内聚力的重要性,反之,马克思所倡导的“冲突模式”则强调社会“矛盾”和社会“冲突”的无处不在。伯克指出,这两种模式都包含重要的见识,要找出一个没有冲突的社会是徒劳的,同样,一个没有一致性的社会也根本不存在。但是不难发现,社会学家和历史学家在运用其中一种模式时,都明显地顾此失彼。

     

    第三章《核心概念》是全书最详细的部分,打破19个社会学的鸡蛋——“主要目的是分析历史学家已经使用过的或者将要使用的、由社会理论家所创造的概念工具。”对于历史学门生而言,本章“提供入门的词汇手册,换个说法是提供一套适合解决历史分析中某些最常见故障的基本工具。”这些鸡蛋依次是:“角色和表演”、“性和性别”、“家庭和亲缘关系”、“社区和认同”、“阶级和等级身份”、“社会流动和社会区分”、“消费和交换”、“文化资本和社会资本”、“庇护人、受庇护人和腐败”、“权力和政治文化”、“公民社会和公共领域”、“中心和边缘”、“霸权和反抗”、“社会抗议和社会运动”、“心态、意识形态、话语”、“交流和接受”、“后殖民主义和文化杂交”、“口述和书写”、“神话和记忆”。局内人懂得,这一部分几乎将几十年来的“时髦术语”全都收拢了来。要紧的是,“收拢”不算什么——想要面面俱到,伯克指点,不妨去看《历史社会学手册》(Handbook of Historical Sociology2003)和《欧洲社会史学百科全书》(Encyclopedia of European Social History2001)——难的是“打破”,三五百字解决一个概念,包括理论缘起、优点和疏漏、具体应用,要深入浅出,更要一语中的,这是难的。比如“心态、意识形态、话语”一节,这三个概念每一个都足以享受一本煌煌巨著的篇幅,伯克用7个页码完成任务,不仅辨析了每一个的复杂内涵,还描述了三者的微妙关系,展示出举重若轻的大师风采。

     

    第四章《核心问题》非常富于挑战性,也是“煎蛋”的过程。“这一章所要探讨的是四个系列的知识对立和争论。首先,从理性选择的角度对人的行为做普遍化的解释和强调文化差异的解释之间的冲突。其次,认为社会具有基本共识的观念与认为社会充满冲突之间的观念的对立。第三,认为历史学家、社会学家、人类学家和其他学者给予我们的是关于社会的种种‘事实’的传统假设与那种认为他们提供的是某种虚构的概念之间的对立。最后,强调功能或结构的观念与强调人的能动性(行动者)的观念之间的对立。”在某种意义上,本章讨论的是“社会文化史学的哲学”。从外行的角度看煎蛋,无非是热开了油、倾下蛋液、翻煎成型,可是从内行的角度,煎蛋也是门艺术,那些油温火候的经验来自于知识又超出了知识,会心处往往难以言传。

     

    第五章《社会理论和社会变革》有点像煎蛋的酱汁,阐述的是社会理论家关于社会变革的三套理论模式,为了简便,可称之为马克思的“冲突”模式、斯宾塞的“进化”模式、以及吉登斯等人的超越了马克思和斯宾塞的“第三条道路”模式。后者颇像“炼金术”,也就是“一种对立物的集合”。看伯克另起炉灶,把“综合论”、“人口模式”、“文化模式”、“接触论”、“事件”和“世代”熬炼到一起,有神乎其技的惊艳感。

     

    第六章《后现代与后现代主义》,是煎蛋做好了装盘的感觉,这个“后现代”盘子倒是与煎蛋相得益彰。两个孪生运动“去稳定”和“去中心”,成为后现代史学和后现代理论的整体背景,“无论我们使用什么词语来形容,过去一代历史学家和社会理论家的心态以及整个文化的确发生了重大变化。人们越来越不那么看重结构,既有一种解放的兴奋,也有一种不确定和不安全的隐忧。”

     

    伯克在《结语》里脱掉厨师的高帽,面向食客,侃侃而谈煎蛋的“折衷主义”特色。“折衷主义”的意思是“在不同的地方寻找想法。……对无论来自何方的新思想都持开放态度,有能力让它们为自己所用,并且能找到检验它们的方式,这是一个优秀的历史学家或一个优秀的理论家的标志。如果用一句话来总结理论的价值,可以这样说,与比较的方法相似,理论家能够让历史学家意识到除了自己所习惯的假设和解释外,还有其他可能的选择,从而扩展了历史学家的想象力。”

     

    大家都明白,看栏目主持人对厨师做菜过程的描述与记录,与大家亲自品尝该厨师的成品,有判若云泥之别。所以每一个耐心看到此处的朋友,还是亲尝一下伯克的这份超级煎蛋吧,你不会后悔的。

     

    我的彼得·伯克豆列:http://book.douban.com/doulist/631182/

      

    《历史学与社会学理论》,彼得·伯克著,姚朋等译,世纪出版集团2010年。

     

    上图:据说伯克比较羞涩,讲课时眼睛望向虚空。图片来源:http://en.wikipedia.org/wiki/File:Peter_Burke.jpg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青灯 2008-07-01
    返乡之旅 2006-07-01

    评论

  • 原来这本书您又读完了,而且写出了这么好的读书笔记,真是太厉害了:)
    回复PomBom说:
    饿了的时候抄书,就有这样的文字出现,算不得什么。此书对于学社会学的你,还是浅显了。
    2010-07-01 16:24:42
  • 您是教授,得注意错别字:纵横捭阖。
    回复三只小猪说:
    搜狗打出来的。“闢阖”的前一个字搜狗没有。
    2010-07-01 14:59: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