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7-05

    女王肖像(中) - [画事]

     

    关于女王,我们到底知道些什么?她很娇小,5英尺3寸,最多5英尺5寸,也就是16左右。眼睛是棕色的,头发棕红色并且天然卷曲。与外表不一致,她脾气暴躁得狠,急起来嗖嗖扔东西,愤怒起来往地上吐口水,喜欢诅咒发誓,毫无淑女做派。她经常威胁廷臣说,谁要是惹她生气,她就将谁送进伦敦塔关起来——事实上,她真的这么做。女王嗜酒,爱尔(Ale)啤酒。按照现代标准,女王不够注意个人卫生,她几个星期才洗一次澡,而且牙齿很黑(后来又有脱落,说话漏风以至有时难以让人听懂)。女王异乎寻常地迷信,她惧怕黑魔法,她登基的日子是请著名占星术士算好的。我们还知道,她有一点很“女人”——她怕老鼠。可是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年轻的女王有足够的政治手腕,登基后两年间,她就发布了至尊法令,规定国王是教会的最高领导人。那些野心勃勃的权臣、诡计多端的使节、难以驾驭的国会、不驯服的爱尔兰、还有被圈地运动搞得流离失所的贫民,哪一个是省油的灯,但是她偏偏搞得定。

     

    所有这些我们都看不见,我们只看见画像上的她,冷淡地向画框外望着。也不是没有丑化她的画像,在国外那些小册子上,她常被表现为邪恶的女巫、丑陋的老处女。可是在钱币上、王宫里、像章和版画等国家制造的媒体上,她的形象定型化和象征化。她的权臣懂得宣传,将她的定型肖像送往全国乃至全欧洲,为的是赢得人民的支持。在这些肖像中,她鲜有全身戎装、骑马征战的“帝王”形象,却总是环珠绕翠,华丽得无以复加。是的,她是那个时代的全民偶像、“招贴女郎”。不能忘记的是,她也是全欧洲最具身价的未婚女性,每一幅新绘制的肖像,几乎相当于一个新版广告。——我们现在知道,尽管后来她以“童贞女王”为标榜,但是她从未放弃爱情生活,她的宫廷也一直不肯放弃女王大婚的期望。

     

    有两幅纪念肖像非常美,大概画于1575年,分别叫“凤凰肖像”(Phoenix Portrait)和“鹈鹕肖像”(Pelican Portrait)。女王此时已经42岁,但是被表现得很年轻。通常认为,这两幅画的作者是女王宠爱的画师、伊莉莎白时代最著名的宫廷艺术家尼古拉斯·希利厄德(Nicholas Hilliard),不过也有研究者指出作者可能是来自欧陆的画家,真的,这两幅画美得太轻浮、太法国味儿。

     

     

     

     

     

     

     

    所谓“凤凰”和“鹈鹕”是指女王胸针吊坠的图案,在16世纪的象征符号中,“凤凰”是“重生”的标志,代表女王给英国带来中兴盛世;“鹈鹕”是“母爱”的标志,象征女王一视同仁地对待英格兰和法兰西。实际上,那红色的凤凰和白色的鹈鹕并不醒目,观众看见的只是一个美丽的妇人穿着华丽的匪夷所思的衣装。研究者说,女王也许并未看过这两幅画,当时全欧洲都有对女王肖像的“需求”,在皇室的大厅里,在贵族的堡垒里,在花花公子的小饰物上,一副女王肖像是“象征资本”,在不同的语境中代表着“盟友”、“庇护者”、“可爱慕者”等等不同的含义。正是因为需求量大,因此很多画都是从标准画像上“拷贝”一张女王的脸,然后加上服装首饰和背景,画家根本没见过女王。有意思的是,史料证明,这两件衣服的确是女王拥有过的,请注意胸前那裸露的一块肌肤,还有紧紧收拢的腰线,这与传统保守的英国服饰有很大区别,这也许就是她喜欢的法国时装?野史说女王极度奢靡,一件衣服不穿第二次,听来让人咋舌。

     

    与前两幅不同,这幅1585年的“白鼬画像”(The Ermine Portrait)是真的出于尼古拉斯·希利厄德之手,它沉稳庄重,符合女王肖像所需的威仪肃穆感。画像大量使用了黑色,黑色与白色才是女王最喜欢的颜色。女王手边的白鼬是皇权的符号,它的脖子上戴着一个王冠型项圈,加重了这一印象。注意她右手拿着一根橄榄枝——和平的标志,左手边一把金剑——正义的标志。史学家指出,女王胸前的三角型装饰(三颗红宝石围绕着一颗巨钻),叫做“三兄弟”(Three Brothers),是女王最喜欢的珠宝。不过,谁敢描绘女王的真实容颜呢,她52岁了。

     

     

    1588年,英军战胜西班牙无敌舰队,这也是伊莉莎白时代最大的军事大捷(在随后的二十年英西海战中,英国实际上败多胜少)。“阿曼达肖像”(The Armada Portrait),这个类型的画现存三张,也许是出于宣扬胜利、广为传布的需要。女王坐在宝座上,后面帷幕升起,展现无敌舰队败溃的场景。她的衣服照例镶珠嵌宝、带着大量蝴蝶结与蕾丝。关键是,她微含笑意,身侧是王冠,右手按着地球仪——纤纤手指盖住的地方,正是美洲,此前一年,新宠雷利爵士(Sir Walter Raleigh)将征服的土地命名为“弗吉尼亚”。有趣的地方还有,她胸前那多串珍珠项链,是老情人莱斯特伯爵(Earl of Leicester,旧译兰开斯特伯爵)的礼物,最后一件礼物。雷利和莱斯特即将成为过眼云烟,女王的下一位情人是埃塞克斯伯爵(Earl of Essex)。女王也许孤独,但是不寂寞。

     

     

     

     

    未完,待续……

     

     

    分享到:

    评论

  • 坐等。
  • 期待你的下篇···讲的很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