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7-15

    脂赝斋批豆瓣:Going to Extremes - [书事]

     

     

    越来越,我喜欢名家写的小书。真的“名家”,不是浪得虚名的名家,看到名家的名字印在书皮上,就像看到蓝色的检疫戳盖在猪肉皮上,放心。而真的“小书”,字大行稀,文字平易,妇孺咸宜,就像在难啃的大部头之间喝了碗大米粥,舒坦哪。我有时疑惑,名家抽出时间信手写部小书,是不是类似于用鸿篇巨制的边角料熬了锅生滚瘦肉粥,对自己算是种休息,对读者也是意外之喜吧。

     

    凯斯·R·桑斯坦(Cass R. Sunstein),出生于1954921日,有犹太血统。他一路优秀着,在1978年于哈佛大学法学院获得法学博士学位,曾任麻省高级法院本杰明·卡普兰(Benjamin Kaplan)法官以及美国最高法院瑟古德·马歇尔法官(Thurgood Marshall)的助手,又任美国司法部法律顾问室顾问。27岁时在芝加哥法学院谋了个助理教授(assistant professor)的职位,30岁时在芝大政治科学系谋了同样的职位,不过又两年的时间,他已是法学与政治学双料教授,34岁时拥有卡尔·卢埃林(Karl N. Llewellyn)讲席教授头衔。桑斯坦在芝加哥大学服务27年,然后在2008年加盟哈佛法学院,同年担任风险治理项目总监(director of the Program on Risk Regulation)。2009年,他成为奥巴马政府信息与规制事务办公室主任。此外,他还是美国艺术与科学院院士、美国律师协会分权与政府组织委员会副主席、美国法学院联合会行政法分会主席。是《新共和》(New Republic)和《美国前景》(American Prospect)的社论撰稿人,也经常是《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这类著名出版物的撰稿人。此公还有精力写博客。最惊人的倒不是以上这些辉煌履历——我有点相信“英雄不问出处”——惊人的是他的“学术成果”。迄今,他已经发表了600多篇论文,至少51部学术著作。在一个粘湿的夏日,我鼓起勇气做了个桑斯坦豆列,“添加”到手酸,发现他的著作译成中文的已经有14本,英文的我加也加不过来,服了。

     

    作为法学和政治学教授,他写过《法律推理与政治冲突》、《行为法律经济学》、《偏颇的宪法》、《自由市场与社会正义》这类板起面孔的书,而这一本《极端的人群:群体行为的心理学》是2009年的新作,读起来可爱多。“小书”者,桑斯坦并没有提出什么全新的创见,只是整理了一下社会学、心理学的实验与案例,生动地描述了“群体极化”(group polarization)现象以及这一现象下面的大众心理根源。

     

    印在深粉色封面上的是这样三行字:“恐怖主义为什么在全世界蔓延?为什么会发生激进的学生运动或群体事件?互联网上为什么充斥着极端的言论?人们为什么疯狂地投资房地产或股市直到泡沫破灭?……简而言之,人们为什么会走极端?”我停下来对照检查了一番,发现除了没有参加恐怖主义行动,其他的貌似都参与过,于是本着“我是群众”的心态捏着铅笔“批注”了此书。作为资深豆友,写在此书边上的多为豆瓣经验,这也自然。

     

     “许多时候,一群人最终考虑和做的事情是群体成员在单独的情况下本来绝不会考虑和做的。”点头,如果我没有加入民工继续养猪小组,我对猪是绝不会发生兴趣的。同理,如果我加入了极品老娘团,我是否已经变得剽悍无边?“当人们身处由持相同观点的人组成的群体当中的时候,他们尤其可能会走极端。当这种群体中出现指挥群体做什么、让群体成员承担某些社会角色的权威人士的时候,很坏的事情就可能发生。”是的,根据我的经验,所有那些指手划脚的组长,“坏事”都是他们做下的,而苦头都是我们大家吃的。桃花我不是说你。

     

    “由具有相同想法的人与其他社会群体隔离的孤立的小群体,会因为它们的自我隔离而更加急剧地走向暴力方向。政治极端主义往往是群体极化的产物。社会隔离是造成极化的一项有用的工具。”嗯哪,“大营子娃娃小营子狗”,眼界狭窄的狗叫得尤其厉害,同理,在井底长大的青蛙们,一定是呱呱叫而不着调的天空理论家。如果这些都还没有说服力,想想传销培训吧,在一个封闭的公寓单元里,无需多少技巧就可以给十几人同时洗脑。“最偏激的境遇主义者坚持认为,在适当的情况下,我们当中的大多数人,也许是我们几乎所有人,都可能会受到引导,以致犯下暴行。”想起戈尔丁的《蝇王》,颔首称是。实话说,我最怕那种只在一个小组里混、只读几个作家的作品、像册里还都是重型武器的人。

     

     且慢,不是说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吗,小组为什么会失去理智地走极端?哦,根子可能在“三人行必有我师”上,当群体中出现意见领袖时,话语权较少、地位较低的成员便会迅速放弃自己独有的信息,而趋向于迎合权威或者群体的声音。这个效应,在传播学里叫“沉默的螺旋”。而原本对自己缺乏信心的人,如果在小组中发现同类观点,就会信心大增,使自己以前就有的看法放大,并减少观点的内部多样性。我们不仅在政坛上看到这种现象发生,它也发生在家庭、企业、教堂和学生组织中。说到底,我们太想肯定自己,我们又太想取悦他人了。

     

    进行身份认同是群体活动的基础之一。“如果人们被告知,自己在某个群体中具有明确的成员身份——天主教徒、犹太人、爱尔兰人、俄罗斯人、民主党人、保守派等——他们就不大可能会认真听取身份标明有所不同的人们的意见。”同样可以理解,朱粉组和汪粉组里的骨干成员,不能不固执己见,如果他还想在组里混的话。老桑说,“如果互联网上的人们主要是同自己志趣相投的人进行讨论,他们的观点就会仅仅得到加强,因而朝着更为极端的方向转移。”所以宽带山是不欢迎非上海人的,铁血论坛是受不了鸽派的,乌有之乡是少有挑衅者的,我们小组偶尔也踢人的  :)

     

    桑斯坦善用比喻,下面是三个:

     

    “回音室”。根据马克·塞奇曼的研究,“群体起到一个互动性的‘回音室’的作用,从而促使不满情绪和阴谋论观点加重,使之达到仇恨的程度。”在这个回音室里,折射反射加强或形成共振的其实只是某组重复的声音。当我发出某个“我说”,然后经过曲折复杂的过程,看到别人“我说”里的“我说”,就是这个效果了。

     

    “同嗜性”。相似性助长彼此联系。譬如豆瓣是建立在同嗜性上的网络,我的亲密豆友们,在同样的小组出没,读同样的书,看同样的电影,有同样的朋友,因嗜好而引为知己,又因知己而加固这种联系,惺惺相惜,同仇敌忾。危险不?其实是有些危险的,有时候刷屏半日没有眼前一亮的东西。因此,需要去陌生人的地盘上偷窥一下,怎么?豆瓣上还有这样的东西么?

     

    “流瀑”。群体思维——社会流瀑效应(Social cascades),“当流瀑发生时,信念和观点从一些人那里传播到另一些人,以致许多人不是依靠自己实际所知,而是依靠(自己认为)别人持有什么想法。这种信念很可能是错误的,因为人们不是依靠自己的私人的信息,而是依靠自己所信任的别人做出的判断。”流瀑效应在股市和房地产领域中起很大作用,身在流瀑中的人们像染上某种传染病,又像脑子被灌了水,集体被某种社会信念所迷倒——我那建设银行的股票啊啊。“流瀑效应”与“灌输论”倒是相得益彰。

     

    我最感兴趣的还有桑斯坦援引的两组实验。一是心理学家斯坦利·米尔格拉姆的“电击”实验。受试者听话地向第三者实施电击,只因为指挥者看起来像个权威。这个实验是关于权威与服从的,实验证明,“如果一位权威要求你做某件显然有害或者残酷的事情,你可能会完全照办,要么因为你认为应当这样做,要么因为你不想冒损害自己名誉的风险。”另一组是菲利普·津巴多的“斯坦福大学监狱实验”。随机挑选的两组学生,经过几天情景实验后,被分派当囚犯的人们的行为很像囚犯,被分派担任看守的人们的行为很像看守。这个实验充分说明,美军那臭名卓著的虐囚事件,其实是多么容易发生。

     

    桑斯坦毕竟是大教授,说来说去,说到个深度问题:协商民主是否可能?近年来,已经有不少人放弃了对协商民主的信心,慎思明辨、交流对话,何其难矣,看看那些不欢而散的“峰会”们就知道了,或者看看我们正掐得热闹的几个小组就明白了。桑斯坦提醒读者,协商民主是要有限定的:“我们需要具体规定协商的概念,而不是简单地对其加以赞美。一项协商制度如果包含不同的人——也就是说,如果它就方法、信息和立场而言具有一定程度的多样性——就可能会运转顺利。” 归根结底,认知上的多样性至关重要,“社会得益于二阶多样性”。

     

    我是爱豆瓣的,但是如果有了豆腐网,我想我也会参加的。

     

    《极端的人群:群体行为的心理学》,桑斯坦著,尹宏毅等译,新华出版社2010年。

    上图:桑斯坦,不要被蒙蔽,他可是个秃子哦。

    我的豆列:http://book.douban.com/doulist/644975/

     

     

     

     

    分享到:

    评论

  • 终于又找到谈论这个话题的文章了~
    赞一个~
    有没有人研究出具体点的东西了呢
    比如 群体的大小与极端性的关系
    群体的类型与……
    这样的群体的一些特点和规律?
  • = =长得很像《鸡皮疙瘩》的作者·····
  • 楼主的文章不错,看的舒服。有学理,也有个人气息。
  • 彪悍,有这么优秀的人存在对于我们普通群体中间的人是极大的打击。。。。不知则已,这知道了就。。。心理不平衡了。。。
  • 彪悍,有这么优秀的人存在对于我们普通群体中间的人是极大的打击。。。。不知则已,这知道了就。。。心理不平衡了。。。
  • 看不懂,你的水平实在是太高了,我非常崇拜您

    请问一下,我对您的研究生很有兴趣,正在考虑报考,可以给我一些优惠么?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