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8-26

    发髻 II - [画事]

     

     

    任何时代都有那等闲汉,家里有几贯余钱,胸中有几丝不羁,因此袖手世情,专做些冷僻的研究,钩沉考古,自得其乐。偶然传世了,旁人也读得出其中的散漫闲在气息。在琳琅满目的古籍里,研究发髻的书不多见,现在引得多的无非是那么四五部,马缟的《中华古今注》,宇文士及的《妆台记》,段柯古的《髻鬟品》,徐士俊的《十髻谣》,鲍协中的《续髻鬟品》。除了最后两部是明、清人著作,前面三部皆为唐人笔记,因此,若要研究唐代的发髻,尚算方便。

     

    另一个方便之处在于考古发掘,不仅内陆有大量唐代文物,沿着丝绸之路散落的宝贝亦不在少数。那些女俑、壁画、绢画、雕刻,有着文字难以呈现的直观细节。文字与实物两相比照,唐时的头上风光呼之欲出。

     

    发髻历史悠久,《髻鬟品》开篇就说“髻始自燧人氏,以发相缠而无系缚”,以头发缠住头发,这是发髻的原初含义。《中华古今注》展示了另外一重意思:“自古之有髻,而吉者,系也。女子十五而笄,许嫁于人,以系他族,故曰髻而吉。”笄是一种簪子,用以固定发髻。这个定义把吉、系、笄、髻四个同音字与女子婚配联系到一起,想象力颇丰。

     

    自从有了髻,差不多也就有了假髻。《诗经·鄘风·君子偕老》有“鬒发如云,不屑髢也”,“鬒(zhen)”形容头发稠而黑,这样的美发,自然是不屑于使用假的发髻——“髢(ti)”。东汉官修史书《东观记》载:“明帝马皇后美发,为四起高大髻。但以发成,尚有余绕髻三匝。”说马皇后的如云秀发可以梳四个高大的发髻,余下来的头发还足够绕髻三匝——这令头发稀疏的女人们情何以堪呐。另一位以美发闻名的是南朝陈后主的贵妃张丽华,她喜梳“凌云髻”,《陈书·张贵妃传》说她“发长七尺,鬒黑如漆,其光可鉴。”想来也是无须假发的。至于《唐书·南蛮骠传》里写到“长髻”,言“又有长鬃种,栋锋种,皆额前为长髻,下过脐,行以物举之。君长则二女在前,共举其髻乃行。”发髻长到这个程度,需要两个侍女帮忙举着,恐非真发。

     

    戴假发的女人里,杨贵妃最为有名。《新唐志•五行志一》记:“天宝初,贵族及士民好为胡服胡帽,妇人则簪步摇钗,衿袖窄小。杨贵妃常以假鬓为首饰,而好服黄裙。近服妖也。时人为之语曰:义髻抛河里,黄裙逐水流。”贵妃戴义髻、系黄裙,与民间审美情趣冲突,因此民间有谶语,嫌她妖里妖气。冤枉的是,宫中妇女戴假发并不是自玉环始,《后汉书》记皇后服饰,“假结、步摇、簪珥”,这是明文规定的。假髻繁荣到这个程度,按《晋书•五行志上》载:“太元中公主妇女必缓鬓倾髻,以为盛餙。用髲既多,不可恒戴,乃先于木及笼上装之,名曰假髻,或名假头。至于贫家不能自办,自号无头。就人借头,遂布天下。亦服妖也。”想想平常人家女子敲开邻家门,对三姑说:“把汝头借我一用”,够瘆人。这种用木头做的假发,新疆阿斯塔纳531号唐墓出土了一件,木质,外表涂黑漆,上面还绘有白色忍冬花纹,假髻的底部有圆洞,洞孔残留金属锈迹,说明当时曾经插戴金属发簪。

     

     

     (阿斯塔纳唐墓假髻)

     

     

     

    与假髻很相似的还有“巾帼”,这东西失传既久,长期以来人们只知其名未睹其物。专家们说它宽大高耸,内衬由金属丝编制或者用削薄的竹木片扎成,外裹丝帛或毛织物。往往在左右两边插巨大的簪子加以固定。它罩住前额,围在发际,可以随时取下来,有点像冠。这是汉墓出土的一个女俑,女子头戴的高大物事,据说就是神秘的“巾帼”了。

     

     

     

     

    造假髻的材料有木、纸、绢帛、还有人的真发。因有假髻保证高度,耸然高髻也就风行多年。后汉时长安语:“城中好高髻,四方高一尺”。隋唐年间,风气开化,高髻之风更盛。虽然唐文宗曾下令“禁高髻、险妆、去眉、开额”,以淳化社会风气,但是哪里禁得住。唐代的发型和妆容屡屡走上新奇险怪路线,令后世讶异。晚唐时元稹诗云:“髻鬟峨峨高一尺,门前立地看春风”,当是写实。历史记载的最高高度倒是出在宋代,时有三尺冠子。其实,仅仅高耸还远远不够,发髻上还要插戴大量的珠玉金翠、簪钗步摇、鲜花草蝶,比如“宝髻”,《簪花仕女图》中的发髻就属于这一类。与西方巴洛克时期贵妇们裸露出大面积的胸脯类似,这发髻分明是珠宝展台,一个女人的虚荣和尊严,尽在不言中。

     

    令人叫绝的高髻是歌舞伎梳的,当她们跳软舞和劲舞的时候,发髻不散不坠,真是奇迹。

     

     

     (唐歌舞伎俑)

     

     

    高髻梳得最有品的,是《玉蕊辩证》里的一位:“唐昌观旧有玉蕊花,车马寻玩者相继。忽一日,有女子年可十七八,衣绣绿衣,乘马峨髻。双鬟无簪珥之饰,容色婉婉,迥出于众,直造花所。”这女子峨峨高髻、复以双鬟,没有装饰,清丽脱俗,林下风致,方为花神本色。

     

     

     

     

     

     

    PS:最后三张照片来自: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no11/1/710482.shtml

    这个系列里有拍得最好的西安博物馆展品照片。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诱惑 2011-08-26
    发髻 I 2010-08-26
    妻不如妾 2006-08-26

    评论

  • 这巾帼看上去实在太热了,是不是冬天的流行装束?
    回复艾小柯说:
    着啊,你这猜想很上路!
    2010-08-27 08:27:04
  • 从博客的角度来说,无论是内容还是形式上,这都是一篇佳作,感谢博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