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8-06

    老同学 - [琐事]

     

     

    一起疯了3天,回来的时候真是累坏了。

    140个从初中到高中毕业共度了6年时光的老同学(其中有些人同窗资格更为悠久,可以回溯到幼儿园的光腚时期,那就是15年喽),20年后再相会,可想而知,那感慨、那眼泪、那掌声、那回忆的潮水、还有那喝下的酒水,全都是哗哗的。

    到了这个年龄,家乡的同学够资格当地头蛇了,世界是我们的也是你们的,现在是我们的。所以典礼、主持、酒会、宾馆、车队、采购、音像等一切细节,都足够专业,那天四个班坐在一起算帐的同学多达七八位,定睛一看,像是各大银行的高层聚会,比如本班“出纳”是中行负责国际结算的专家。相比之下,我的“会歌”歌词不算专业,可是作曲和演唱的真够专业,人家给孙悦写过歌,所以估计没多久在网络上就会流行了——另有专业人士去打理此事。

    我们一班挺不容易,56人里有53人保持着联系,关键是全都健在,不像四班已经死了三个了。在国内,本班主要分布在哈尔滨、北京、上海、深圳等地区。在国外遍及挪威、意大利、英国、德国、美国、加拿大、日本、澳大利亚、南非等国家。本着肥水不流外人田的原则,班内有三对喜结连理,还有两人在同级校友中找到了人生知己。挺好。

    本着男同学要喝透、女同学要喝好、不男不女要喝倒的原则,日以继夜地狂喝了3天。我听闻的最高白酒酒量是“三斤/次”,至于啤酒,那就真像灌溉了,没法算。酒力之下,大家互诉衷肠真情告白,“交杯酒”已经不够档次,喝“交颈酒”乃至“交襟酒”,那才是“带劲”。至于那场漂流,很快从打水仗发展到近身肉搏,抢鞋抢水盆抢船浆已经不够过瘾,从对方船上抢人才有意思。4000块的烟花飞上天,篝火熊熊,80年代的集体舞蹈和迪斯科,卡拉永远OK……其实当年我们也没这么疯狂吧,今日这种群体性歇斯底里,分明是对青春岁月的一次祭奠:我们再也再也回不去了。

    喝吧,啥也别说了。

      

    又一次想起杜甫的诗:

     

    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
    今夕复何夕,共此灯烛光。
    少壮能几时,鬓发各已苍。
    访旧半为鬼,惊呼热中肠。
    焉知二十载,重上君子堂。
    昔别君未婚,儿女忽成行。
    怡然敬父执,问我来何方。
    问答乃未已,驱儿罗酒浆。
    夜雨剪春韭,新炊间黄粱。
    主称会面难,一举累十觞。
    十觞亦不醉,感子故意长。
    明日隔山岳,世事两茫茫。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三师叔 2013-08-06
    手机 2006-08-06

    评论

  • 殊是难得啊。不要说中学了,就是大学,常联系的人也屈指就可数了。

    羡慕啊!
  • 这么多人,这么大的聚会,不可思议



    看得我都直发感慨,聚会,想起来是件多么美好的事,也是那么遥不可及
  • 说得我都伤感了。
  • ```````喝吧,啥也别说了。



    ``````````````````````

    俺们东北话的精髓呀,诶,社会中坚的聚会跟俺们小屁孩一样个喝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