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10-14

    舌本辨之,微乎微矣 - [书事]

    Tag:

     

     

    林黛玉舌底功夫不精,分辨不出“旧年的雨水”和“梅花上收的雪”,因此当着宝哥哥的面,被妙玉生生抢白了。这一段,看得真是惊心动魄。回过神儿来,疑问又出:这“梅花上的雪”用鬼脸青的花瓮藏了,埋在地下好几年,那微生物得繁殖出多少啊,如何吃得?

     

    近日看袁宏道笔记,豁然开朗。《瓶史·择水》一篇论及“贮水之法”:“初入瓮时,以烧热煤土一块投之,经年不坏。不独养花,亦可烹茶。”这是活性炭的原理吧,那妙玉也许是向瓮里放过热煤的?

     

    世上怕就怕认真二字,又搜到罗廪《茶解》,大体略同:“……并入大瓮,投伏龙肝两许,包藏月余汲用,至益人。伏龙肝,灶心中干土也。”这“伏龙肝”名字华丽,其实不过是炉灶中的干土,有的版本还补了一句:“趁热投之。”如果说这一段与前面还算相合,后半段却又不像了:“贮水瓮预置于阴庭,覆以纱帛,使昼挹天光,夜承星露,则英华不散,灵气常存。假令压以木石,封以纸箬,暴于日中,则内闭其气,外耗其精,水神敝矣,水味败矣。”烹茶的水讲究的是“活水”,要承接星露,封住是不行的,何况埋在地下好几年,又不是酿酒。

     

    不过,明人的茶书,观点互有抵牾。许次纾的《茶疏》“贮水”一节写到:“甘泉旋汲用之斯良,丙舍(自家茶室)在城,夫岂易得。理宜多汲,贮大瓮中,但忌新器,为其火气未退,易于败水,亦易生虫。久用则善,最嫌他用。水性忌木,松杉为甚。木桶贮水,其害滋甚,挈瓶为佳耳。贮水瓮口,厚箬泥固,用时旋开。”——分明讲到了泥封水瓮,只不过这瓮要专用的、还要用旧的,十分精严。

     

    陆羽写《茶经》时提到烹茶用水尚算平易,“山水上、江水中、井水下”。这个“山水”,是指山泉水。偏是茶人讨厌,又要增补一个“天水”——天上来的水,雨雪霜露。只不过关于何种天水为胜、何季天水为佳,又有一番争执罢了。比如熊明遇《岕山茶记》言:“秋雨为上,梅雨次之。”罗廪《茶解》则针锋相对:“梅雨如膏,万物赖以滋长,其味独甘。……秋雨冬雨,俱能损人,雪水尤不宜,令肌肉销铄。”《开元遗事》中写了个王休,说他每到冬天,“取冰敲其晶莹者,煮建茶以奉客”,罗廪评了四个字:“亦太多事”。

     

    好茶者好事,好事者多事。所谓“无水不可以论茶”,会吃茶的都需辨水,这是区分茶道精英和普通饮者的门槛。无论什么,精深之际,往往也就是分别心大起之机了。郑板桥并不糊涂,对于茶事中的知识权力之争领会深刻,写了个对联曰:“从来名人喜评水,自古高僧爱斗茶”。叹。

     

     

    在我经眼的文人笔记里,最精于水的是张宗子和闵老子。张宗子在《陶庵梦忆》里的炫耀贴,让拙嘴笨舌的我惊惧不已。故事有二:

     

    一是《禊泉》篇,张岱在绍兴发现了一眼旧泉,堪与惠泉相伯仲,从此让家中长工挑此禊泉水烹茶。长工卤莽,为了省力气,换了其他地方的水,结果张岱一尝便知,还能辨识出这水实为某地某井之水,不由得长工不信服。至于怎么辨识禊泉水呢,他说了:“取水入口,第桥舌舐腭,过颊即空,若无水可咽者,是为禊泉。”这是什么鬼方法哦。

     

    二是《闵老子茶》篇,明末安徽茶艺大师闵汶水在南京桃叶渡开了个茶馆“花乳斋”,风靡京城半个世纪,书画大家董其昌、戏曲大家阮大铖、博学多才的大臣周亮工、乃至复社人士选出的花魁王月,都是“闵老子茶”的拥趸。张岱慕名拜访了闵汶水,不仅分辨出了“阆苑茶”和“罗岕茶”,还分辨出了“春茶”和“秋茶”,使闵老子大为惊异、引为知己。然而,就是张宗子,在贮水的知识方面还是稍逊闵老子一筹。闵老子能够将无锡惠泉水运至南京,虽然长途运输而不损水的鲜活,诀窍有三,一是取水前先淘井,静夜时分待新泉渗出再汲取;二是在瓮底放置山石;三是要趁有风的时候才能行船。闵老子夸口说,如此汲取、贮藏、运输的水,甚至比一般的惠泉水还要鲜活。我运用我不多的理科思维琢磨了一下,第一条很好理解,是说新鲜;第二条在瓮里放石头云云,估计与“伏龙肝”原理相近,起到澄水的作用,白石清泉,会心不远;第三条,有风则水会颠簸,MGD,这是让水与瓮底的石头相激,人造矿泉水吧……

     

    张岱瞧不起某董日铸先生,只因董先生曾说:“浓、热、满三字尽茶理,陆羽经可烧也。”汪曾祺对闵老子茶的神乎其神不感兴趣,倒是对董日铸颇为认同——他一生是喝“浓茶”的。像我这样勉强分辨得出可口可乐和百事可乐的人,还是投向董先生这派吧。

     

     

     

     

     

     

    PS: 那多事的、太具“分别心”的妙玉被掠走了,我不心疼。

     

      

     

    上图:文徵明《惠泉茶会图》(局部)。

     

     

    《陶庵梦忆》,张岱,山东画报出版社2006年。

    《茶经·外三种》,陆羽等,上海古籍出版社2009年。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肺腑之爱 2005-10-14

    评论

  • 写的太棒了
  • 写的太棒了
  • 依云水好啊。像中国大陆这种地方的水都是大分子,在显微镜下面看起来面目可憎,毫无生气。韩国和日本的水分子小一些,显得有灵气,而法国Evian的水,分子最小,所以最有灵气。亨利詹姆斯称它是“出奇的蓝色的水”;拜伦则把它比喻成一面晶莹的镜子,“有着沉思所需要的养料和空气”;巴尔扎克则把它说成是“爱情的同义词”。用它补水,吸收速度是普通水的87.53倍,而且补完后能迅速生成一层保护膜,防止水分向外流失。
  • 好茶者好事,好事者多事。所谓“无水不可以论茶”,会吃茶的都需辨水,这是区分茶道精英和普通饮者的门槛。
    http://www.coachspurses.com
  • 《清嘉录》里提到过梅水:居人于梅雨时备缸瓮收蓄雨水,以供烹茶之需,名曰梅水。

    贮之味经年不变 烹茶极佳
  • 写得真好,学习了!~
  • 原理应该很像吧。雪水由于直接凝华,所以比雨水更好更软更纯净?至于梅上之雪,不落尘埃且沾染花气,所以泡茶另有香美之处?至于经年不坏的原因就想不通了。

    "知识权力之争"这说法真精到~哪个朝代不是呢~
  • 此文读来甚妙,文不在多,在精。
  • 雪水确实经年不坏 微生物在雪里很难生存
    我家就有一瓶十几年前的雪水 清澈如初 并无异味
    回复dw说:
    大概也是干净地方的雪水吧。鞍山沈阳一类的地方,必定不行 :)
    2010-10-14 17:16:36
  • 写的真是不错啊
    求链接。已链你。。。谢谢啊
  • 亦太多事”。

    ===========

    妙哉!有钱有闲之人的事
  • 亦太多事”。

    ===========

    妙哉!有钱有闲之人的事
  • 说起来,我记得看过说自然地下水都多少含钙镁元素,而雨雪水是丝毫不含矿元素,是软中又软的软水。古人爱以之泡茶,也是有其原因的吧。不过现在大气污染,雨雪水已经不安全了。。。。
    回复文字中毒说:
    相当于蒸馏水吗
    2010-10-14 17:17:04
  • 写的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