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8-25

    茶壶vs.笔筒 - [趣事]

     

     

    辜鸿铭当然是个“人物”,精通9种外语,获得13个博士学位,为张之洞做幕20年,翻译了《论语》、《中庸》、《大学》,虽然身有一半西洋血统,却坚决卫护古老的东方精神。在20世纪初年,来华的外国人称到中国可以不看紫禁城,不可不看辜鸿铭,那声誉,响当当的。可惜星移斗转之后,人们不太记着历史,只记得姿态和符号,于是“辜鸿铭”等同于“梳着辫子在北大教英国文学的怪人”,等同于“一个茶壶要配四个茶杯的高论”。

    辜鸿铭为一夫多妻制辩护说:只见过一个茶壶配四个茶杯,哪里有一个茶杯配四个茶壶的道理。——第一次听说此高论的花花公子们,无不绝倒,太有才,真是太有才了。

    而花花公主们要是真把自己当“茶杯”,那就上了男权主义的当了。其实辜老头完全是诡辩,玩的是比喻的花枪,只需换个喻体,道理大不一样。比如:只见过一个笔筒插很多毛笔,哪里有一只笔筒只插一支毛笔的道理。

    哈哈。

     

     

    分享到:

    评论

  • :>
  • 色点
  • 可是笔放笔筒里,并不是为了漏水的。
  • 是啊, 男权有玩笑话, 女权也一样, 是个玩笑
  • 不是有个"北港香炉"的比喻吗? 玩笑话有点过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