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8-29

    七十二家房客 - [心事]

     

      

    经济高速发展的时候,大量流动人口涌入,在闹市形成贫民窟或在郊区形成“城乡结合部”,这从来都是城市治理的难题。纽约、伦敦等大城市在资本主义的初级阶段都出现过这种现象,我看过的最恐怖的资料,是说在19世纪末纽约一间地下室里拥挤地住着好几十人,由于没有照明,有人死在自己的铺位上数天后才被发现。

    寸土寸金的上海自然也是如此,孤岛时期房源紧张,上海人发挥想象力,把石库门房子化整为零,层层转租下来,出现了二房东三房东四房东现象。赵丹在《十字街头》里勇敢而乐观地唱:“没有钱也得吃碗饭,也得住间房,哪怕老板娘那怪模样,朗里格朗”——而这间房也只能是亭子间了。不过似乎当时对房契还是看得很重的,《七十二家房客》里房主借警察局长的势力想把房客赶走,改办成嫖赌玩乐的场所,结果贫苦的72家房客反对逼迁,演出了一场好戏。

    去年看了一处二手房,就在对面的小区里,没有思想准备还真把我吓了一跳,两室两厅两卫一厨的房子,满满塞着上下铺,混乱地拉着绳子和帘子,连厨房和一个卫生间都住了人,每个空隙都堆了箱子脸盆等东西,也没数,估计住上20人是可能的。这样的房子市价租金是3200/月,这样按床位租的话,按每床250算,大概是5000,主人算盘精明。房子搞成那般肮脏,我当场没了买的意向,而一张床上投来的目光让我发冷,是无产者对有产者的吧。

    这就是“群租”了,业主或者承租者把一套房子租给一群人,三人成众,四人以上才成群,这些租者之间未必认识,每人居住时间也长短不一,与非法小旅店别无二致。对于邻居而言,一套房子住四五个人与住二十人显然是不一样的,噪音垃圾安全隐患,有产者的抵制心理有情可原。而对于那些群租者来说,这是漂在上海的不得已的选择,虽然条件差,毕竟还有张床啊,比露宿街头强。

    上海搞了个《业主公约》,打算一刀切地整顿群租现象,增补条款里指示:民房出租,一间房只能出租给一个家庭或一个自然人居住。就象炸开了蜂窝,各派意见马上出台。居委会和片警坚决拥护,这样管理起来多容易啊。被群租困扰的业主邻居们也拥护,总算可以安静了。搞群租的业主会反对,因为收入减少。最大的反对声浪来自租客们,穷人们质问:这样一来岂不是要把大家逐出上海?

    有一厢情愿的反对者提出:政府要提供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错了,那样的房子即便有也是提供给有上海户口的人群的,外来人口本来就不在考虑之列。房租这个高高的门槛,自然会限制住贫穷的外地人的脚步。上海是上海人的上海,上海是富人们的上海,这个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没有广厦千万间,无法庇天下寒士俱欢颜。而假如上海出现劳动力短缺,只能通过加薪的方式来解决,如此一来,通胀的压力会更大了吧。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大地的支柱 2009-08-29
    竹不如肉 2006-08-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