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11-01

    画南洋 - [画事]

    Tag:

     

     

    上的原作要好看得多。黯金的地子上,墨绿色点出草地,草地上金黄色的席子,席子上面两个女子,右边的一个猩红的裹裙,橙色胸围上蓝色的条纹,这么强的撞色,偏她穿得好看。左边的一个,衣服是赭色与绿色,搭着白色的披巾。两人都是飞了金的面庞,极纤细的手臂,长眉,低垂的杏眼,描着长长的眼尾,浓密的黑发拢在脑后,发际间一枚发卡,耳垂上则是石榴红色的大耳钉。两人是在织锦,经线是耀眼的浅金色,三个线轴中有宝蓝色,可以想象这幅锦织好后的样子,足够绚烂。最引人注目是她们的表情,白色披巾女子掩着口,像是在述说着悄悄话,红衣女子手下忙碌着,是认真倾听的神色。前景上一株热带植物,那白色的茉莉样的花朵,想是营造着一种暗香浮动的气氛。

     

    真好看。面对好东西,“理屈词穷”,惟有真心叹服:真好看!

     

    新加坡文化事业发达,各处都有博物馆和美术馆的宣传册页,可供游客免费取用。这几天看个满眼的,就是这一幅。今天到国家艺术画廊参观,邂逅了它的真迹,才知道它叫《织女》。而作者是新加坡国宝级的画家Cheong Soo Pieng,中文名字是钟泗宾。

     

    钟泗宾先生1916年出生于厦门,九口之家最年轻的儿子。1933年就读于厦门美术专科学校,1936年毕业,然后前往上海私立新华艺术专科学校进修。由于日本侵略,校舍被毁,不得不终止学业。他回到母校厦门艺专当老师,曾于1942年举办水彩画展。1945年钟泗宾前往香港,1946年移居新加坡,从1947年至1961年担任南洋艺术学院讲师。或许是长期担任美术教师的缘故,钟先生的早期作品有着现代主义诸位大师的影子,比如毕加索、高更、马蒂斯、莫迪里阿尼,但是逐渐地,他找到了自己的绘画主题,那就是南洋的日常生活,而多年来习得的各种绘画语言,包括油画、国画、雕塑、多媒体等等技法,亦能在他的创意下融合为一。60年代初期,他在英国和德国成功举办了个人画展;1962年,新加坡政府授予他卓越服务勋章;1967年国家艺术画廊为他的50岁生日和任教25周年举办大型回顾展,奠定他新加坡美术大师的地位。而他笔耕不辍,晚年作品源源不断,直至1983年因心脏衰竭去世。现在,他被视为南洋画派之首、新加坡现代主义画派的代表人物、20世纪新加坡最有影响的画家。

     

    此次画展,名为“Bridging Worlds”,西洋的、东洋的、南洋的,在他的画笔下被“桥接”得浑然一体。他可以用油画笔和帆布,画出悠远平淡的国画笔墨,他同样可以用毛笔和宣纸,画出浓墨重彩的油画风格。他在席子上画,画面金色斑斓,一派南亚的琐细和繁华。他画手卷,缓缓展开的不是山水而是女人壮硕的身体。本次展览官方的招徕之一,是近距离看看《晒咸鱼》——新加坡币50元后面的图案,该画是国画风格。不过我个人最喜欢的,是他的巴厘岛风格画作,比如那张《织女》。就像梵高有他的阿尔、高更有他的塔希提,钟泗宾有他的巴厘岛。1952年他与几个友人的巴厘岛之行,是他个人风格的转折点。那些纤细的手臂、袅娜的腰肢、杏脸杏眼、长眉和略鼓的嘴唇,加上那些金色和细密的装饰,正是我想像中的南洋。

     

    可惜网上找到的这些图片,失去了百分之六十的细节,特别是那种金色的微光。亲眼看了这个展览的,有福了。

     

    上图:《织女》局部。

     

    《织女》

     

    《晒咸鱼》

     

    《肖像》(画的是钟夫人)

     

    展览中最让人动容的一句话。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突然失语 2006-11-01

    评论

  • You have many failures before you achieve success!
  • 最后一句有深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