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12-01

    好亭子名 · 续 - [书事]

    Tag:

     

     

    好亭子名之二·园林

     

    国人的穷毛病,一旦富,买别墅。盐商们为了享受、摆阔、摆谱、拉拢官员、迎接圣驾而一掷千金、大兴土木,所谓“增假山而作陇,家家住青翠城闉;开止水以为渠,处处是烟波楼阁”。因此在道光以前,民间有定评曰:“杭州以湖山胜,苏州以市肆胜,扬州以园亭胜”。

     

    盐商郑景濂有四个孙子,“各为园亭”,以王氏园、影园、嘉树园、休园等相竞奢华。可以媲美的是盐商黄氏,也有兄弟四人,俗称“四元宝”,有易园、容园等四座园林。当了四十年盐商“总商”的江春手笔更大,有随月读书楼、秋声馆、水南花墅、深庄、江园、康山草堂、东园等数处名胜。盐商汪玉枢的南园也相当气派,有深柳读书堂、谷雨轩、风漪阁,后来又得了九块珍奇的太湖石,乾隆御赐“九峰园”——乾隆爷不是呆子,后来从九块里挑了两块修自家御花园去了。商人多半喜欢吉利,纵然养了大量文人墨客,园林取名也不能新奇险怪,同理,皇帝御题也是正大光明四平八稳,比如给各位盐商园子的题名:锦春园、倚虹园、净香园、水竹居,皆平平无奇,惟“竹净松蕤”一匾有点意思,不知道哪个影子写手的文案。

     

    皇帝看到接驾的盐商把钱使得淌水儿一般,或许是有几分惧和妒的。到嘉庆道光年间,盐政大变,失去特权的盐商们也就失去了他们的园林。多少亭台楼阁,终成断壁残垣。百年一觉扬州梦,自此又断矣。

     

    李斗生活在扬州的巅峰时刻,简直是热切到来不及似的记录着这些园林的一槛一联、一花一木。那些亭台楼阁、堂轩馆榭、厅室廊轩、以及佛寺、道观、宗祠、会所、戏台、船舫,凡有可记者,巨细无遗。第十七卷甚至专论工段营造,薪火相传之心溢于言表。可以说,他以文字为松脂,琥珀般保留了整座城池最好的时光。

     

    写景状物方面,李斗颇有性灵文学的笔致。比如这一段:

     

    薜萝水榭之后,石路未平,或凸或凹,若踶若啮,蜿蜒隐见,绵亘数十丈。石路一折一层,至四五折。而碧梧翠柳,水木明瑟,中构小庐,极幽邃窈窕之趣。颜曰“契秋阁”,联云:“渚花张素锦(杜甫)、月桂朗冲襟(骆宾王)”。过此又折入廊,廊西右折;折渐多,廊渐宽,前三间,后三间,中作小巷通之,覆脊如工字。廊竟又折,非楼非阁,罗幔绮窗,小有位次。过此又折入廊中,翠阁红亭,隐跃栏槛。忽一折入东南阁子,躐步凌梯,数级而上,额曰“委宛山房”。联云:“水石有余态(刘长卿)、凫鹥亦好音(张九龄)”。阁旁一折再折,清韵丁丁,自竹中来。而折愈深,室愈小,到处粗可起居,所以顺适。启窗视之,月延四面,风招八方,近郭溪山,空明一片。游其间者,如蚁穿九曲珠,又如琉璃屏风,曲曲引人入胜也。

     

    段落中出现的对联皆为集联,这是当时的扬州楹联传统,集古代碑帖或诗文句子成对,譬如“艳雪亭”,上联是皮日休的“苔染浑成绮”,下联是马戴的“春生即有花”。这是比较一般的,有时集得好了,天衣无缝,佛若天成。书里的集联恐怕要以百计,看得多了,也腻。我推举土地庙的那幅:“到处云山到处佛”(金农)、“当坊土地当坊灵”郑燮),两位画家快人快语。

     

    扬州有西湖,却谓“瘦”西湖;扬州有秦淮,偏称“小”秦淮,像个侧室,委委屈屈的。惟有扬州的蜀冈,使人精神为之一振。欧阳修任扬州太守的时候,在蜀冈建厅,“江南诸山,拱揖槛前,若可攀跻,名曰平山堂。”这位“文章太守”公余之暇,常携朋友来此饮酒赋诗,取荷千茎,传花吟诗,载月而归,千古风流佳话。苏东坡三过平山堂,在42岁时写下那首纪念恩师的西江月:“三过平山堂下,半生弹指声中。十年不见老仙翁,壁上龙蛇飞动。 欲吊文章太守,仍歌杨柳春风。休言万事转头空,未转头时是梦。”

     

    1092年,苏东坡被任命为“龙图阁直学士充淮南东路兵马钤辖知扬州军州事”。在扬州上任后,他一方面停办了劳民伤财的形象工程“万花会”,声称“虽煞风景,免造孽也!”一方面为纪念欧阳修而在平山堂后建了“谷林堂”,堂名出自东坡本人诗句:“深谷下窈窕,高林合扶疏。”我发觉,应将“谷林”与“平山”对照着看,看作动词,方能看出其中的气魄。两位文忠公,皆是胸中大有丘壑者。噫,果然“好亭子名”。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工程 2006-12-01

    评论

  • 两次去扬州,都时间匆匆,错过平山堂,多少有点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