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12-20

    China - [书事]

    Tag:

     

     

    印刷商本杰明·富兰克林是节俭的人,一便士一个的陶碗也用了若许年。但是成为费城绅士之后,吃穿用度不由得不讲究起来,不仅鞋上开始出现925纯银的装饰扣,就连高贵的瓷器也登了堂入了室。

     

    瓷器与挂毯、甲胄、大镜子、肖像画和自鸣钟一道,是西方传统贵族家庭的象征性装饰物。瓷器易碎,不好搬运,来自尘土也常归于尘土,论方便和保值比不得钻石和金条,所以海盗是不收藏瓷器的。反过来说,也正因为瓷器的脆弱,它的象征价值极大化——那种拥有祖传的、大套的、收藏完好的瓷器的家庭,一定没有被天灾人祸困扰过,安安稳稳地过渡到了今生今世,这本身不就是蓝血的最佳证明?

     

    再后来,资本和技术双双崛起,镜子、钟和肖像画平常了,甲胄、挂毯进了历史的垃圾堆(古董铺),惟有瓷器既未被日常生活淘汰、又转为矫情的讲究。经典影片《罗斯夫妻的战争》里,餐具和瓷偶是重要的一笔,与主人的富足和地位相得益彰。那些竖起来陈列在餐具柜里的盘碗杯碟,那些摆在钢琴和壁炉上的瓷工艺品,是保守的中产阶级的标志。

     

    所以我很能理解西方人对于中国瓷器的狂热。丝绸之路自不必说了,元明清三代中国为西方来样加工的瓷器也不必说了,单说鸦片战争和八国联军入侵时期,他们抢了、偷了、买了多少中国瓷器啊。清末寂园叟的《匋雅》一书纪录了上世纪初外商对中国瓷器的偏爱,“法商尚五彩,虽极破碎亦不甚计较。英商爱青花,近则价锐减,而上品者仍不减。美商则以红色、天青色官窑之有款者为上,俗谓之一道釉,尤重瓶、罐。德人又喜毡包青之瓶罐也。”那种美国人放在楼梯一侧的高与人齐的康熙黑釉大瓷瓶,笔意粗恶,为士大夫所不齿,但是每只动辄一万多两银子,美国人肯掏钱包。六寸高的雍正胭脂水小油锤瓶,画了细致的花卉,卖三万美元天价,洋人乐意挨宰。

     

    福祸相倚,等到外国人积累了相当数量的中国瓷器之后,他们写书、做目录,西方的审美标准回转来影响了中国人对于中国瓷器的判断,前年英国大维德爵士1934年初版的《中国匋瓷图录》,一本书也卖了20万。现在中国富了,无数洋人收集的中国宝贝在拍卖行里重现,从趣味上说,宋瓷之质朴清雅让位于清瓷之华丽繁缛。今年10月,一件乾隆洋彩锦上添花万寿如意葫芦瓶以2.53亿港元的价格,刷新了中国瓷器乃至所有中国工艺品的世界拍卖纪录。刚过一个月,在英国一家不知名的小拍卖行,一件清代乾隆时期的官窑瓷瓶以5.5亿元人民币刷新纪录,成为亚洲最值钱的一件艺术品。我打心眼儿里认为它俗不可耐,无奈世事蜩螗、人微言轻,只好嘿然不语。行家告诉我说,这种拉高行为纯属资本运作,价格已经与审美价值无关。万恶的金融资本主义啊。

     

    记得有一年在北卡罗莱纳州IVON的美国老板家吃12月25日的午饭,老板夫人特意说明她用了“家族珍藏的中国瓷器”。是清末民窑的窑变红盘子,配着餐桌上的松枝花环和绿色餐巾,倒是很有圣诞气氛。老板的小孙子抱出一尊不值钱的中国瓷寿星来,告诉我这是中国的圣诞老人,我正色道:那么他的礼品袋在哪里?其实犯不着跟他计较的,我只是愿意坚持,china 就是china。

     

     

     

    原文已发表于上海壹周,请勿转载。

    寂园叟《匋雅》,山东画报出版社2010年。

    上图:2.53亿那一只。至于5.5亿那一只,实在是丑得不忍贴图。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方舟 2009-12-20
    邂逅美宝 2008-12-20
    骄奢淫逸 2006-12-20

    评论

  • 实在
  • 瓷器爱国主义,反正那些富商们的钱也没处花
  • 老实说,这只2.5亿的还不算丑。后来在英国拍出的那个5亿的才叫丑~
    回复胖猫头说:
    那个名不见经传的英国小拍卖行,5亿5千万的价格,那么丑的花瓶,我都疑心买主智商了。——好吧,我加上这段。
    2010-12-22 19:24:56